不二朝

第三十章:质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平舒道 本章:第三十章:质子

退朝后,皇帝在宣威殿召见了秦绍。

熟悉的玉阶,熟悉的大殿,连落地灯罩上都还是那副熟悉的游龙戏珠图。

秦绍恭谨行了礼,皇帝命她起身近前,她便近前三步。

皇帝年纪大了,看不太清楚,便招手:“再近前些,上阶上来。”

秦绍右手提起袍子一角,从一侧的小梯登上,站在龙案斜前方,由皇帝看个清楚。

少年生得干净极了,一双眼格外明亮,皇帝从中看到自己在少年瞳孔中映成的微小形象,衰败如槁木,甚至还带着一丝嫉妒的羡慕。

“好好好,”皇帝连声称赞,目光扫向下首容王:“绍儿气色不错,还要多谢容王费心照料了。”

“臣愧不敢当。”容王抱拳谦道。

秦绍笑笑:“王爷当得的。”

皇帝眼中一闪而过:“连世子都夸你,还说不当的?”

容王瞄了秦绍一眼,虚笑一声,拱手作揖。

“绍儿,你说说,容王如何当得?”皇帝也奇了,秦绍统共说过的话不过三句,其一便是为容王讨赏,他自然想知道。

“王爷将府中别院全权教我打理,奴仆随意调动,予侄儿极大方便,这不是天大的照顾么。”秦绍道,一派赤子诚诚的模样,倒是看不出任何不妥之处。

唯有容王心中警铃大作。

据他那四子容宿所说,这位小世子心中丘壑颇深,所言所行皆有谋划,这一次替他邀功,恐怕葫芦里也卖了药的。

“哦?容王有心了。”皇帝夸赞一句。

“侄儿听说,一山不容二虎,王爷却在府中给我划了这么个地方,侄儿心里感谢得紧,贸然开口,请陛下不要见怪。”秦绍熟稔告罪。

皇帝当然没有怪罪的意思,又问了一些渝州琐事,秦绍也是应答得当,叔侄相谈甚欢时,廊下却有内侍匆匆走来。

皇帝瞄了眼,秦绍懂事地不再开口。

“什么事?”皇帝问。

周福拂尘一扫上前躬身:“禀陛下,是世子府的人来报,说李世子病了半月有余,如今痊愈,特来谢恩。”

皇帝皱眉:“世子,高丽国的那个?什么时候病了的?”

容王上前半步:“陛下忘了,李世子前段时间染春寒,是陛下派了御医去瞧,如今好了还知谢恩,可见世子倒是规矩得很。”

皇帝看样子还没想起来派御医的事,不过却不妨碍他处理。

“谢恩就不必了,让世子回去歇着就是。”皇帝挥手道。

此世子非彼世子。

见一个外邦质国的世子,怎比得上见他亲弟弟的世子重要。

倒是秦绍开了口:“陛下,李世子是外臣,外臣谢恩您若不见恐会教他惶恐。”

皇帝眉头一挑:“哦?说说。”

秦绍捏了捏手心,容王却先一步道:“世子年幼不懂规矩,陛下……”

“容王不必焦急,朕想听。”皇帝非但没有动怒,反而露出笑来。

秦绍略微松了口气,看来皇帝和她父亲从前的态度是一样,都是极愿意听她讨论政事军事的。

“侄儿愚钝,只是从前读过几本书,书上说上邦大国,以礼为重,若我们对子民国不以礼善待,便是失威德之举,长而久之,便会失去子民国之心。”秦绍板着小脸道,一副掉书袋的模样。

皇帝一拍大腿,指着秦绍哈哈笑起来:“你这孩子,竟然还敢给我讲课!你是不知,当年连你父亲年少时的课业都是我教的!”

上林苑五年正是裕王开蒙之时,却无良师益友,皇帝只能亲自上阵,和容王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应该先学哪一册,后学哪一册,最后被调皮捣蛋的弟弟闹得头都大了。

有一次裕王逃学出去骑马,他二人策马追出去,却是三个人一起玩闹一整日,足足入夜才归。

最后倒是被关心则乱的谢大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皇帝眼中染上一层薄薄的昏黄,看向容王的目光也不复之前犀利:“还是当年自在啊。”

“陛下,”容王上前半步,可看到秦绍却生生止住话头:“陛下如今九五之尊,当是更自在些。”

皇帝目光陡然犀利起来,理了理龙袍:“那是自然。”

秦绍低头不语。

“去,召世子进来。”

“召,李世子觐见。”周福一扫拂尘,立刻有小内侍出去传话。

红漆木门外侯得浑身发僵的李兆信抬头略显惊讶,皇帝竟然真的见了他?

“李世子,还等什么呢?快进去吧。”

李兆信立刻撩起袍子跨过门槛,他身着高丽世子的蓝彩官服,长相略显阴柔俊俏,入殿便行大秦礼跪倒叩首,只因跪得太快倒是没看清阶上的秦绍,只隐约扫见了个少年身影。

他心里惊讶。

以他对大秦礼的了解,皇帝身边站着的不是近侍宦官便是得宠重臣,可这么年轻的宠臣,还是第一次见。

难道他就是那位方统领?

李兆信心里摇头,传言说那方统领虽然年少,但绝对已有二十之龄,而阶上这位端得是个小小少年,决计不会超过十六岁,岂会是方昭然。

莫不是皇帝又寻了哪个新近宠臣?

李兆信忽然反应过来,进来长安城闹得沸沸扬扬的世子进京之事,这位小少年恐怕就是哪位王爷的世子吧?

他心中一抹苦涩涌上。

同样顶着世子的名头,他这高丽世子便是寄人篱下连大气都不敢出,便是面圣都得看皇帝心情。

而那位小世子却一来长安,便能站到距天子最近的地方接受他的叩拜,甚至将来有望坐到那个高不可及的地方。

想到这儿,李兆信不由抬头悄悄望了一眼。

阶上的小世子竟也回头看他,少年模样生的干净明亮,露齿一笑竟比外面骄阳还刺眼三分,更是传达出了绝佳的善意。

李兆信慌慌张张低下头:“属臣,属臣特来谢恩。”

皇帝倒是不太在意他是惧是怕,只和声安抚两句,很是官方地关切了一下吃穿用度,听到李兆信说都好,就着人赐了些东西,便让他退下。

李兆信犹豫一下,颤巍巍看向一旁站着的秦绍。

秦绍对他再次报以和善的笑容,倒教他觉得二人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

他又从方才的只言片语里得知,是秦绍进言,皇帝这次才肯见他一面,心中便有了一些打算。

这位裕王世子,大约是对他有好感的。

虽不知这好感是从何而起,但李兆信觉得,世子这份好感应该是对他极其有利的一件事。

“属臣斗胆,还请天朝上邦降下一个恩典。”李兆信突然开口,一个头磕在地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二朝》,方便以后阅读不二朝第三十章:质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二朝第三十章:质子并对不二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