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棺娘子

第214章 原来我才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西极冰 本章:第214章 原来我才是

不多时,我们就已经到了清风吟大门外,里面竟然灯火通明,想来是整夜没有打烊。

我收了大白,昂首阔步朝清风吟走了进去,刚到门口便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戾气充斥在整个茶楼里,心头倏然一沉。

这么强的气息,定是魔界的长老才有,难不成他们……

我往后摆了摆手,示意沈月熙他们不忙着跟上来,随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才发现这股戾气是楼上传下来的,于是又上了楼。

楼上大厅与楼梯之间有差不多一两米长的走廊,我刚转过走廊,便瞧见小哥哥满脸寒霜地端坐在大厅中央,看样子很是生气。

小哥哥穿了身黑色锦袍,头缠玉冠,眼睛上还是缠着白绫,弱化了他一脸阴霾。感觉他虽全身上下凶戾无比,却又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脱俗。

他身后站着魔宗四大长老,一个个都威风凛凛得很,尤其是二长老,手里还抱着个魂瓮,想来那里面就是沈漓的精元。

我站这转角能看到他们,而他们并未注意到我,就肆无忌惮地盯着小哥哥看。

他一身戾气收敛了都那么强,想必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心里也情不自禁舒了一口气。

我不想与小哥哥碰面,正想着走,却忽然看到厅里耀光一闪,洛辰袭就稳稳当当出现在了他面前椅子上,老气横秋地翘起了二郎腿。

“听闻魔尊大人见不着本君就要砸本尊这小店,不晓得本君哪个地方把魔尊大人你得罪了?”

小哥哥厉声道:“你为何允许念斟下聘娶七儿?”

洛辰袭一愣,忽地凉凉一笑,“萧逸歌,念斟乃仙界神君,天帝膝下长大的孩子,颜值高人品好修为也不错,对那七丫头又一往情深,如何不能娶她?”

“可你明知道七儿不爱他!”

“呵呵,‘爱’这种东西,在现实面前那就是个屁。敢问魔尊大人,七儿不嫁给他难不成嫁给你这个懦夫?你很爱她,你不也把她抛弃了吗?”

“本尊没有抛弃七儿!”

“那契约书是谁摁的血印?又是谁把她推上冥王宝座的?现在六界的人都在议论她怀了个灾星,可站出来维护她的男人却是念斟。你现在不去找念斟是问,跑来我这儿瞎比比什么?”

洛辰袭一阵怒怼,把小哥哥说得哑口无言。他覆手召出了我与他曾经签订的解除婚约的契约书,狠狠朝洛辰袭扔了过去。

“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本尊从头至尾也没有摁血印。这份契约书要印两个人的血印才有效,他念斟若想娶本尊的女人,且等本尊灰飞烟灭了再说!”

顿了顿,小哥哥又补了句,“回去告诉你那老子,他若再这么糊涂,那本尊不介意再一次掀起六界风云,定要把你仙界掀个底朝天!”

“你他妈敢!”

洛辰袭顿时脸一沉,霍然起身冲到小哥哥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那四大长老立即就站了过来,各自召出了武器。

“滚开,老子只是跟这混蛋理论!”

洛辰袭喝退了四大长老,低头凑向了小哥哥,咬牙切齿地道:“萧逸歌,你他妈是不是男人啊,老子在人间呆了这么多年,尚未见到比你还渣的男人。”

小哥哥紧抿着唇瓣不吭声,但他怒了,怒急的那种,因为这个大厅的戾气强烈得让人发颤。

我已经站不稳了,可也不愿意离去,死死靠在围栏边强忍着这戾气。

不知道是戾气太强还是我失去灵力的缘故,我身体血液好像翻江倒海一样翻涌起来,令我十分的难受。

大厅里,洛辰袭越吼越暴躁,“千年前,若非是你,七丫头会得不到神籍吗?如若她早早得到神籍,就不会有这大煞命劫来遭受十世被红莲业火焚烧之苦。”

“你放屁!”小哥哥怒急,直接伸手扣住了洛辰袭的脖子咆哮,“到底是谁愚昧?我和七儿情投意合,你们偏偏要因为八字不合来拆散。是你们逼得她魔性大发,是你们逼得她犯下杀戮。如今我替她成魔,你们又要逼着她嫁给念斟,他配得上她吗?”

“你他妈放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洛辰袭气急败坏地一掌打向了小哥哥,小哥哥反手便化解了这劲风。两人顺势分开,都仇人相见般对峙着。

“告诉你萧逸歌,要不是父王怕我插手七丫头的事封了我修为,老子今天就在这儿打得你满地找牙。敢欺负你大……”

噗!

还没能听完洛辰袭的话,我就被这戾气压得喉咙一紧,直接一股腥甜血气从喉咙里冲了出来,紧接着人就无法控制地往地上倒去。

沈月熙一个纵身上来抱住了我,趁着无人发现将我抱离了清风吟。

一离开茶楼,我身上血气就没再沸腾,人也缓了过来。只是刚才被戾气压太狠,我现在全身无力跟瘫痪了似得。

仓仓在一旁将我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尽收眼底,她有些错愕,也有点雀跃,忙凑过来安慰我,“冥王殿下,你的身体好像没有灵力了,怎么回事啊?”

我不敢讲话,嘴里全都是血沫子,怕仓仓看了越发亢奋。

沈月熙冷冷瞥了她一眼,道:“王上不过是前些日子受了点伤,何来没有灵力一说?她乃血棺凝成的肉身,是成千上万个活人祭献而成,可能没有灵力吗?”

仓仓被他一阵抢白搞得很是尴尬,讪笑着不做声了。

沈月熙探了下我脉搏,满目担忧地道:“王上,要不咱先不回冥界,找个地方先修养一段时间吧?人间的阳气足。”

我微微点了点头,就靠着沈月熙胸口不吭气了。他召来魑魅魍魉四鬼,先抱着我坐了上去。

仓仓也想跟上来,被陈坚拦住了,“仓仓仙子,王上如今身体不适,怕是不能跟你喝茶了,你且自便吧。”

“哦,没事,那就下次,下次吧!”

轿内,我像一滩烂泥似得靠在沈月熙怀中,眼泪却止不住地吧嗒吧嗒掉。刚才虽然被戾气压得痛苦万分,可小哥哥和洛辰袭讲的那些话我确实尽收耳底。

原来沈漓之前说得没错,我才是魔宗灵血真正的主人。是小哥哥代我融合了它,所以他成了千夫所指的魔宗尊主。

千年前,是我造下了杀戮,一切劫难都是因我而起。

我现在好想回到前前世去看看,我到底是怎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怎么会犯下那么大的错。

而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因为我的错,害了整个萧氏王朝。

“别哭了七七,你身体灵力尽失,要好好注意身体,否则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沈月熙支起我的身子,用掌心拂去了我一脸泪痕,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比个凡人都不如,血棺凝成的肉身没了灵力,根本挡不住它强大的凶煞之气。”

这个我自然是晓得的,但也是刚刚才晓得,因为我能清楚感受到身体有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好像要散了一样。

我没病没灾的,想来就是身体本身的缘故。可我体内的封印是奶奶用了半生修为下的,我又如何冲得开。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无法吸食低阶鬼魂的灵力,因为千年血棺太凶煞,加上我本身也是凶煞仙魄,能配得上这身体的灵力恐怕也只有入宗的大能,但这样的灵力哪里去找呢?

沈月熙想必也知道这个原因,所以才一脸散不去的惆怅。他是真心心疼我的,我心里知道。

我吸了吸鼻子道:“月熙,这件事你不要传出去。”

他轻叹一声点点头,道:“也不晓得那仓仓察觉到没,她若有心散播出去,恐怕一些有心之人要大做文章。”

“眼下也顾不得那些了,我先养养身体再说吧。”

沈月熙蹙了蹙眉,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吭气。随后他解下斗篷罩在我身上,紧紧抱住了我。

我靠着他胸膛,将他凌乱的心跳声听得一清二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阴棺娘子》,方便以后阅读阴棺娘子第214章 原来我才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阴棺娘子第214章 原来我才是并对阴棺娘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