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惊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情醉微醺 本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惊变

正在喝粥的阮采苓,听到顾瑾郗说这句话,差点直接喷出来。

不过眸光中依旧带着笑意瞥了顾瑾郗一眼。

吃过早饭后,阮采苓等人再去阮祁床边待了会儿,就准备离开去宴华楼,阮祁和阮苏氏只说了句让他们小心,其他的就没有多说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想要做的事儿,只怕是皇上都无法阻拦。

况且,阮采苓的脾性就是如此,阮祁受伤就已经触了阮采苓的逆鳞,跟这件事儿有关的人,一个也跑不掉。

抵达宴华楼的时候,听说西银不在。

“西银出去办事儿。”凌风带着众人上楼。

在江南的宴华楼和这边的宴华楼风格相差很多,但是里面摆放的许多东西都是大致相同的,比如门口的落地花瓶,楼上的字画摆设,内有乾坤。

“这种时候,外面闹腾着呢,西银怎么出去了?”阮采苓疑惑的问。

凌风皱眉说,“前些时候有一户人家寿辰,请苍溪过去唱曲儿,但是苍溪拒绝了,结果前天苍溪从船廊回来的路上,被人挟持差点划花了脸!”

眼瞅着那人就是有目的靠近苍溪的,稍微一打探就得到了真相。

原先请苍溪去唱戏的那家人,觉得苍溪摆谱就是因为他的脸,仗着自己是京城的角儿,就谁都不放在眼里,想要给苍溪点教训。

这不,西银收到消息就去教训人了。

她作为宴华楼明面上的掌柜的,从来就不会让自己手下的人受委屈,更何况,谁不知道宴华楼是定国公府的产业?敢顶风作案,也真是不想活了!

阮采苓和阮诩尘对视一眼。

“那苍溪人呢?如何?”阮采苓问。

“是问苍溪的脸还是命?”凌风问。

阮采苓一皱眉,“说什么呢!当然是命重要啊!”

苍溪人没事儿,脸也没事儿就是受了惊吓,这几天要在家里休息,不能来唱而已。

长呼一口气,阮采苓说,“人没事儿就好,一会儿你派人去府上拿一些补身体的药材给苍溪。”

“是。”

等着小二上了茶水点心之类的,凌风也随着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沐易佐还没来。

听着楼下戏曲的声音,阮采苓心有些乱。

阮祁刚出事儿,还没搞清楚是谁派来的人,这边苍溪也差点出事儿,听凌风的意思,多亏是西银在苍溪的身边安排了两个人,这才保住了苍溪的脸。

把苍溪从风月楼里带出来之后,虽然身契已经还给苍溪了,但他为了报恩,就留在宴华楼唱戏,再加上阮采苓对苍溪的确是不错,钱给的多,待遇也好。

西银做事儿滴水不漏,只要是宴华楼的人,身边都跟了一两个好手,仔细说起来,也算是为了隐藏身份。

手指在前额蹭了蹭,阮采苓思绪不宁。

“自从回到京城后,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阮采苓说。

放眼京城,谁不知道宴华楼是他们定国公府的产业?

曾经是世子阮诩尘的,现在是大小姐阮采苓的,他们俩人的性格谁是能吃亏的人?自己的人出了事儿自然是要叫板的,到底是多大的人户,居然敢伤他们宴华楼的人?

阮采苓想不明白。

倒是阮诩尘,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坐在他身边的沐易霏立刻就感觉到了阮诩尘的不同,眨眨眼,疑惑的问,“诩尘,怎么了?”

呆愣片刻,阮诩尘突然放下杯子说,“不好!西银要出事儿!”

“你说什么?”

不光是京城,稍微大一点的城镇都有宴华楼,就不光是昌朝,宴华楼的生意都已经做到了邻国,怎么还会有人敢挑战宴华楼的权威呢?

敢动宴华楼的人,做掌柜的就一定会帮着出面,尤其西银又是这样一个性格。

买通动手的人一定是算准了,他们很快就会查到真相,而西银作为京城宴华楼的掌柜,一定会在阮采苓等人还没回来的时候,帮苍溪出面。

他们算准了是西银去!

这一次从请苍溪去唱曲儿开始,就是针对西银的!

阮诩尘等人慌忙下楼喊凌风问究竟是哪一户人家。

“西银说是偏城郊的一户,似乎姓成……诶对了,就是你们远亲那一家!”凌风说。

居然是成家!

阮采苓眸光一冷,既然是成家的话,大抵跟成暄没什么关系,不是成厉生就是沈芸韵。

这俩人狼狈为奸,想要诓骗西银去做什么?

“兵分两路!”到了门口,阮采苓突然转身对顾瑾郗说,“我和大哥先过去,纯慧你跟我们来,瑾郗你去风月楼把成暄给我带回来!”

“你怎么知道成暄在风月楼?”沐易霏疑惑的问。

阮采苓冷笑一声,“不在风月楼,那成暄就是死了!”

现在家中盼儿怀孕,他又不常去沈芸韵的院落,其他的小妾远不如外面的新鲜,这会儿估计成暄还在风月楼的温柔乡中没醒呢!

“好。”顾瑾郗点点头,转身就走。

带着沐易霏是希望用沐易霏用她公主的身份压一压人,沈芸韵和成林氏她倒是不怕,不过成老夫人毕竟是阮祁的姑妈,连阮苏氏都要给面子,他们做小辈的,也不好直接进去就问罪。

不过当他们三人抵达成府的时候,刚一踏进成老夫人的院子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阮采苓眉头大跳,顿觉不好。

下意识的朝着声音传出的地方看去,她和阮诩尘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到了倒在地上身上血肉模糊的西银。

她几乎已经没有动静了,但是依旧有人在用板子拍打西银腰部以下的位置。

“都给我住手!”

阮诩尘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恐怖,至少阮采苓和沐易霏从未听过阮诩尘这样的声音。

“谁啊?”

坐在圈椅中像看戏一样看着这一幕的,是身为成府儿媳妇儿的沈芸韵,和成老夫人。

这俩人手边是茶点,居然坐在廊下看着西银被几个侍卫压住打。

沈芸韵见阮采苓来了,露出了阴森的笑。

只要是阮采苓身边的人就不能有好结果!什么宴华楼的西银,不过就是一个戏子而已!她就是要把人打死了,让阮采苓痛苦!

“这不是尘儿和苓儿嘛?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成老夫人还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眉宇之间都是淡定。

阮采苓瞪了那俩人一眼,随着阮诩尘和沐易霏一起冲到西银身边。

“怎么样?”阮采苓问。

西银浑身是伤,阮诩尘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碰她,他摸了脉,“尚有气息,但是很弱了。”

两天之内,她两个挚爱亲朋受了重伤,这口气要阮采苓如何忍得下去!

阮采苓起身之后淡淡的对阮诩尘说,“大哥,你带人走,这边有我。”

“你一个人可以吗?”阮诩尘虽然担忧西银,可依旧担心阮采苓的情况。

沐易霏虽然不大认识西银,可是却也知道西银和阮诩尘的关系很好,与阮采苓的关系也不错,她焦急的说,“有我呢!你快带人走!拿着我的牌子去宫中请太医。”

“不可!”阮采苓立刻喊,见成老夫人和沈芸韵的目光寻来,她小声说,“西银的身份不可以请宫中的太医,去天一医馆请里面的大夫。”

“好。”

阮诩尘没多说,小心翼翼的抱起人来就要走,但是刚刚一直在动手打人的侍卫却还是拦着。

成老夫人眯着眼睛说,“你们俩人太不懂事儿了!我在执行家法,你们说把人带走就带走?太不把我放眼里了!给我放下!我要打死这个贱人!”

“你放肆!”沐易霏劈手指着沈芸韵和成老夫人大喊一声。

公主的威严不是作假的,这一声就暂时唬住了俩人。

或许是成老夫人没想到看起来尚且年轻的一个姑娘,就敢这样与自己叫嚣,不敢相信而已。

“滚开!”阮诩尘也不由分说,一脚踹飞挡在身前的人,抱着西银就走。

“把人放下!诶你!反了你们了!你们爹呢!你们娘呢!敢在我的手上抢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姑奶奶了!”成老夫人见阮诩尘抱着人就走,一言不发,立刻急了。

这把苍老的声音让阮采苓觉得恶心,待阮诩尘抱着人安全从成府离开之后。

她侧身看了沈芸韵和成老夫人一眼。

仅仅是一眼,就让沈芸韵觉得阮采苓有哪里不一样了。

她褪去了曾经的天真单纯,多了身为权谋者的狠毒,沈芸韵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可是身旁的成老夫人帮她撑腰,沈芸韵倒是也没多怕。

“你是什么人?敢跟我大呼小叫的!”成老夫人盯着沐易霏说。

“呵,我是什么人?你这张老脸不想要了是不是?眼睛也瞎了?”沐易霏语气不好,说的话也不好听,让成老夫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你这姑娘怎么这样与我家老夫人说话?一点教养都没有!”沈芸韵起身,像是在帮成老夫人抱不平一样。

阮采苓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并未多说,既然带着纯慧来了,还是要纯慧动手比较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方便以后阅读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惊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发惊变并对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