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兰陵篇012:小小心机,有点意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苒 本章:兰陵篇012:小小心机,有点意思

在谢家的日子,倒是没什么波澜,一连着半个月过去了,箫允珂就相当于换了个地方住,其他的一切如常,她极少与谢家的人接触,就去给赵老太君请过几次安,可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她去不去都无人敢置喙,也没有谁敢轻易来打扰她,倒是隔日就进宫一趟,有时候谢致远不忙的时候会陪着,有时候她自己去。

四月初的时候,沈烬和箫倾凰夫妇要走了,容郅和楼月卿本就打算南下去回楚京一趟看看,带两个孩子回去探亲祭祖扫墓,顺势送沈烬和箫倾凰一程,看他们上了船再回楚京,所以一道走,大家一起去送,谢致远没什么事,自然也就陪着箫允珂去了。

送走了人,大家猜各自回家。

回谢府的马车上,见谢致远拧紧了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箫允珂静了一会儿,才淡淡的道:“国公似乎有话想问我?”

谢致远抬眸看着她。

箫允珂淡淡笑着:“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没必要犹豫!”

谢致远只好迟疑着问:“你阿姐……是那位长乐公主?”

谢致远和箫允珂一同进宫几次,箫倾凰和亲人相处时不怎么遮掩容颜,所以谢致远偶然见过箫倾凰没戴面纱的样子,心里就一直有疑惑。

他先前查过前璃国萧氏皇族的人和事,自然也知道前几年有关那位冒牌长乐公主的事情。

只是,疑惑归疑惑,仍有几分不确定,见箫倾凰一直戴着面纱大家见怪不怪的样子,想是有心隐瞒,也不好过问。

箫允珂也没打算瞒着,便点了点头:“嗯,是她!”

谢致远恍然,点了点头。

而后又问:“她与玮元长公主是双生姐妹?”

箫允珂点了点头。

谢致远有几分唏嘘。

又是一段骇人听闻的皇室秘辛。

箫允珂叹道:“阿姐这些年受了许多苦,不过还好,小姐夫待她极好,如珠似宝的疼着,只是嫁的太远,怕是以后难见到了!”

是挺远的。

把箫允珂送回谢府后,谢致远便去忙军务了,箫允珂自己走回漪澜园,好巧不巧的,在花园中遇上了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八岁的谢玉妗和谢玉妗的两个婢女。

谢玉妗正坐在假山边上垂着脑袋,一脸的沉闷,两个伺候的丫头规规矩矩的候在一边。

也不晓得这丫头一个人坐在这里做什么,平时都是和那几个表姐妹堂姐妹一起玩的,今日却一个人在这里。

箫允珂远远瞧见她,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尚未走到谢玉妗面前,谢玉妗就听见了有人靠近,抬起头来,看到她,不由愣了一下。

然后,急急忙忙起身上前:“玉妗拜见长公主!”

那两个婢女也恭恭敬敬的见礼。

“起来吧!”

“谢长公主!”

箫允珂见谢玉妗一脸拘谨,甚至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放缓了语气问:“不是说了叫我母亲就好了?怎么总是这般见外?”谢玉妗忙改口:“母……母亲!”

箫允珂点了点头,这才问:“这个时候你为何独自在此?”

谢玉妗低着头,头顶对着箫允珂,没吱声。

箫允珂见她不说话,只好问一旁的婢女:“出什么事了?”

其中一个婢女急忙回话:“回禀长公主,并没什么事,只是小姐在府中待着闷了,想要出去外面看看,可是老太君不允,故而小姐不太开心,便自己坐在这里了!”

闻言,箫允珂挑了挑眉:“玉妗想要出去?”

谢玉妗抬头,眼眸微闪,有些希冀的看着她问:“可……可以么?”

箫允珂道:“你自己肯定是不可以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带你出去!”

谢玉妗眼前一亮:“真的么?”

箫允珂含笑看着她。

谢玉妗脸颊微红,急忙慌低下头,隐隐可见面色有些局促。

箫允珂笑意渐深,神色略显柔和的道:“原本今日不想出去的,不过既然玉妗想要出去,我便带你出去看看!”

说完,转头看了一眼素心,素心会意,急忙去吩咐人准备车驾。

谢玉妗顿时笑开,显然是真的高兴,不过,眼底有些隐晦,不晓得夹杂着些什么。

箫允珂将此尽收眼底,若有所思。

很快车驾备好了,箫允珂命人去和老太君知会一声,便带着谢玉妗出门去了。

谢玉妗显然是长期被关在家里不许出门,被当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千金养着,一出门,虽然箫允珂不让她下马车,她还是趴在小窗口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清秀稚嫩的脸上掩不住一片欣喜,如同看到新世界。

马车走了一会儿后,谢玉妗扭头过来,轻摇着唇畔,看着箫允珂的眼神有些祈求,问:“长……母亲,我可以下去看看么?”

箫允珂本来不想给她下去的,可是见她满眼的希冀,到底也是不忍拒绝,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带着她一起下了马车。

街上人挺多,而箫允珂带着谢玉妗走在街上十分醒目,所到之处皆是一片侧目。

谢玉妗很快就撒开箫允珂的手自己走在前面,很是欢悦的边走边看着两边街道的人和摊贩店铺。

最后,停在了一个做糖人的小摊贩前面。

她看着眼前插了一排的各样糖人纠结了一下,才扭头对箫允珂道:“母亲,玉妗想要这个!”

箫允珂很是纵容的点了点头:“想要哪个就自己和老爷爷说!”

“好!”

谢玉妗这才转过头去,可看着眼前一排各种姿态样式的糖人,她却不晓得要什么样的。

她犹豫了半晌没动静,箫允珂只好上前对摊主道:“老伯,照着她的模样做一个好了!”

“好嘞!”

老伯开始照着谢玉妗的模样折腾了起来。

谢玉妗闻言抬头看了看箫允珂,想说什么,可终究什么也没说。

做好了糖人,谢玉妗拿着糖人继续穿梭在街道间。

到底是孩子心性,看上了不少好玩有趣的东西,箫允珂跟在后面看着,不管她看上了什么,都给买了下来。

也是巧了,逛了没多久,看到一堆人扎在那边欢呼喝彩,竟是有人在杂耍。

谢玉妗挤了上去,箫允珂倒是不喜欢凑这些热闹,也不好跟着挤到人群中,只让下人跟上去看着,自己在人群外面等着。

然后,遇上了熟人。

当今大燕的丞相夫人,景阳王府的明月郡主,箫允珂的表妹。

不只是她,还有她的小女儿尉迟书妍和几个仆婢。

尉迟书妍是她和尉迟晟的小女儿,现在也就七岁,是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不过女儿像父亲,性格格外文静娴雅,倒是他们的长子尉迟书桓性格偏向于景明月,风风火火直率张扬,骄阳似火不外如是。

一走到箫允珂面前,就一副随意亲近的样子开口道:“真是好巧,远远的就看到表姐在这里,我还以为看走错了呢!”

说着,还拉了一下小女儿的手,让她叫人。

尉迟书妍很乖巧的福了福身,然后唤了一声表姨母。

“妍妍真乖!”夸了一句尉迟书妍后,箫允珂才看向就没有问:“明月怎么会在这里?”

景明月道:“在府里呆着烦闷,正好妍妍也闷了,就带她出来走走,没想到能见着表姐,我还没问呢,表姐怎么会在这里,是送了玥表姐刚回来?”

今日楼月卿她们一伙人离开,景明月没去送,她不大喜欢这些分离的场面。

“不是,送姐姐早就回来了,眼下不过跟你一样,带孩子出来走走!”

景明月挑眉:“孩子?什么孩子?难道瑾王表兄的几个孩子又丢给你管着了?”

箫允珂无奈一笑:“什么话?他们眼下被养在宫里,自有太后皇后管着,怎么会需要我这个刚出嫁的姑姑管?”

景明月一脸纳闷:“那是谁的孩子?”

箫允珂淡笑道:“明月难道不知道你表姐夫有两个孩子?眼下我嫁给了他,那两个孩子自然也是我的孩子了,我自然得管着!”

景明月嘴角一抽:“呃……真的给忘了!”

不是她记性不好,是真的一直郁闷着,觉得自家表姐给人做续弦继母实委屈!

箫允珂只淡笑着,吩咐素心道:“快去,让玉妗过来见人!”

“是!”

素心领命正要去把人找来,可还没走过去,跟着谢玉妗过去的两个婢女着急忙慌的跑出人群,一脸的惊慌失措。

谢玉妗不见了!

方才两个婢女被杂耍吸引了目光没注意,回过神时,谢玉妗就不见了!

本是天大的事,可是,箫允珂却并不着急,只冷静理智的派所有随行的人去找,她倒是瞧着不着急,可谢玉妗不见了,这般大肆寻人还是乱了一条街。

等派完了随行的人去找后,箫允珂和景明月没有继续待在大街上,而是就近上了一家茶楼,刚进雅间,一个黑影如鬼魅般出现。

听完暗卫的禀报,箫允珂没说话,倒是景明月意味深长的笑道:“表姐,你这个继女倒是有点意思啊!”

箫允珂不置可否,笑意盈盈的道:“确实挺有意思,不过小孩子嘛,总有些孩子心性,闹腾一下实属正常,随她去吧!”

说着,看向景明月含笑道:“让明月见笑了!”

景明月吐了口气,无奈道:“都说后母难当,表姐何必呢?你是堂堂大燕长公主,想要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不行?怎么就这般委屈自己?”

箫允珂含笑不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时,茶楼的人送来了刚煮好的茶。

箫允珂让人退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景明月也倒了一杯。

然而,景明月没喝,还一脸扭捏羞涩的表示:她肚子里又揣了一个!

两个月了!

箫允珂自然是为她高兴。

一伙人找了好一会儿,在两条街外的小巷里找到了谢玉妗。

据说找到的时候,小姑娘委屈巴巴的缩在巷子里,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身上衣裳有些乱,还因为被歹人欺负,手臂上有少许伤痕。

街是没法逛了,箫允珂和景明月告了别,就带着受了惊吓的谢玉妗回府了。

府中诸人显然是收到了消息,他们回来的时候,就齐齐府门口等着,赵老太君如惊弓之鸟一般,抱着谢玉妗喜不自胜,都要当众哭了,虽然没有责怪箫允珂半个字,眼神却有些不同了。

不只是赵老太君,其他人也一样,看着箫允珂的眼神总是夹杂着几分质疑不满,好似,她就是一个苛待继女,甚至是刻意谋害继女的恶毒继母!

箫允珂什么也没说,任由赵老太君把谢玉妗带走了。

谢致远回来的时候,先去看了谢玉妗才过来,不过,却没有提及此事,他不提,箫允珂也没有说。

仿佛此事就这样过去了,之后谁也没有提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还巢之悍妃有毒》,方便以后阅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兰陵篇012:小小心机,有点意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兰陵篇012:小小心机,有点意思并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