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五十三章 泪月光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五十三章 泪月光

    黑衣人道:“算出来了么?”

    张至深道:“呃……不知道,我不知那是什么。”

    “你跟我来一个地方。”

    张至深更加莫名:“我为何要跟你去?”

    “你若不跟来,我今晚就会死去。”

    “……”这算是威胁么?张至深这才醒悟过来这是意思什么,这他娘的不就是说你若是不给我算命不跟我过来我就死给你看的婉约版么?他凭什么威胁他!

    于是,张至深很深沉地道:“会如何死去?”

    “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你会死去?”

    “我就是知道你若是不跟来我就会死去。”

    “你死不死去跟我有何关系,我为何要关心你死不死去,公子若是想死去,我不会拦着你,现在就请死去吧。”

    “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何你不跟来我便会死去,是谁会让我死去,我会如何死去,我的死去会跟你有什么关系?”

    难道不是你自己要死去么,跟我没有一文钱关系,张至深心道,于是言简意赅:“不想知道。”

    黑衣人依然面无表情,用那奇怪的嗓音平平道:“我若死了,你会很麻烦。”

    张至深道:“公子说笑了,公子与我不沾亲不带故的,你死了,与我无任何关系。”

    “你真不跟来?”

    张至深摇头:“不跟。”

    “为何?”

    “因为你看起来像坏人,我若是跟去的话,很可能死去的是我自己。”

    黑衣人乌黑平静的眼动了动,更仔细地打量他,张至深努力想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他也只敢看着他的嘴巴,他害怕那漆黑的眼,将人带入无尽而莫名的悲伤和绝望中。

    他道:“你害怕看我的眼睛。”

    张至深不否认:“你的眼很悲伤,也很可怕。”

    “从我出生起,它便是这样,没有人敢看我的眼。”

    莫非南箓那妖精怕成这样就是因为这双眼?但是魔也太奇怪了,说话都莫名其妙的。

    黑衣人道:“我只想让你发现一个秘密,让你看见真相,你若不跟来,那便永远做个被人耍得团团转的傻瓜吧,深儿。”

    张至深愣了一下,这人竟知道他名字!

    这家伙不是妖就是魔,要么是妖魔,最不济也是个人妖什么的,不知他知道自己多少老底,但他不得不答应:“好,我跟你去,但你不能伤我性命。”

    “好。”

    “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人站在雨中想了一会,道:“没有。”

    没有,那果然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黑衣人道:“我不是妖也不是魔。”

    那就是妖魔?不像,难道是人妖?更不像!张至深摇摇头,他除了南箓和绿萝这两只妖就没见过其它妖啊魔啊的,不过能肯定一点,那就是他们都比较变态。

    黑衣人又道:“今日见了我的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

    “为何?”

    “你若是说了,我会立刻死去。”

    “……”怎么又是这句?

    张至深已经在心里默默将他归类为变态妖魔了。

    黑衣人走入了细雨绵绵的百花街,张至深收拾好东西便跟上,青绿色的竹伞配着一身翠竹色浣纱罗长裳,如同一片翠叶轻轻飘入雾蒙蒙的雨中,雨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街道的喧嚣声也在雨中隔得很远,勾起许多绵延往事。

    张至深不知这家伙会将自己带到哪里,他隐约觉得非去不可,就像所有人的命数一般,你不知未来到底是什么,但你不得不走下去,迎接早已注定的光阴年华。

    他们走出了百花街,穿过一片竹林,彻底离开玲珑镇,张至深有些不安,走上前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黑衣人道:“你跟着便是。”

    “喂,我说你真的没有名字?”

    “没有。”

    “那我叫你小黑吧,看你一身都黑得跟煤似的,这名字贴切好记。”

    黑衣人没有说话,张至深权当是默认了,又无聊地问道:“小黑你多大了?”

    黑衣人继续没有说话,张至深以为这家伙不想回答,又道:“不要不好意思承认,我听说妖精什么的年龄都很大,没有几千岁也有几百岁,你是上百的还是上千的?”

    空气中还是沉默,只有细细绵绵的雨敲打伞面的沙沙声和走在地上的脚步声,张至深准备再抛出一个问题时,黑衣人道:“不知道。”

    张至深再次傻眼,这哥们不会是脑袋有问题,年龄名字都不知道,还说要带他发现一个秘密,他该不会被一只变态的妖精给骗了吧……

    “呃……小黑,你是男是女?”

    黑衣人停住了脚步,张至深期待地望着他,他十分奇怪地望着张至深,如同看一个怪物,许久,才轻轻吐出几个字:“你脑袋有问题,竟看不出我是男的。”

    这算不算鄙视?说明他脑子还真没问题,张至深继续问道:“小黑,你到底是什么物种?”

    “不知道。”

    这可真是奇了:“你父母呢?难道没有同类?没人告诉过你是什么?”

    “没有,我从出生起便是这样。”

    “你出生多久了?”

    “不记得了。”

    张至深咋舌,敢情这还是一只活到忘了年龄的老妖精,难怪那双眼会如此的可怕,那么多悲伤的东西积压在一双眼里,不知得花多少时间。

    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黑衣人忽然停下脚步:“到了。”

    “这里是哪里?”他们在一条小河边上,平缓的河水静静流淌,细雨在上面打出一圈一圈细小的涟漪,被载向不知名的远方,岸边垂柳轻扬,在水中投下淡淡的影子,一切都很安静,又有一丝异样。

    黑衣人道:“这是青碧河,玲珑镇的外面,沿着河水逆流而上,半个时辰就可以回到玲珑镇。”

    张至深道:“我们走了那么久,离玲珑镇应该很远才是。”

    “我们只是围着镇子绕了大半圈。”

    “你什么意思?”

    黑衣人看着张至深,在这朦胧的夜色里,张至深看不清他的眼,才敢大胆地回望,朦胧中,也只是那么平平常常的一双眼罢了。

    黑衣人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下雨的夜也会有月亮。”

    张至深抬头,果然看见一轮圆月高挂空中,皎洁明亮,周围还有一圈淡淡的光晕,可这五月里的雨还在缠缠绵绵地下,那一轮圆月太大太过于明亮了,以至于让人觉得它在哭泣,这夜晚的雨都是它的泪。

    清风缓缓流动,带着细润的湿气,那柳叶轻抚河水,那涟漪一圈一圈地融入染了月光的水,不知疲惫,夜早已降临,只是洒满了雨夜的月光。

    张至深问道:“怎会有月亮,明明是在下雨啊?”

    黑衣人道:“因为这个世间,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东西依然存在。”

    “这就是你要让我看的秘密?”

    “是。”

    张至深道:“这是什么破秘密,你让我跟着走了两个时辰,就是为了看这么一轮破月亮,告诉我这就是秘密?”

    黑衣人依然用那怪异的嗓子平平道:“是,这就是秘密。”

    张至深觉得自己被耍了,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不知是魔还是妖的东西带你走到荒郊野外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他以为最起码能看见一个或者一群妖魔鬼怪,再不济也会有个藏宝图或者一个巨大的命运转轴什么的神奇东西,结果这家伙说我只是在带你绕圈圈,然后指着天上的月亮说,看,这就是秘密!秘他大爷的秘密!

    张至深道:“你就没有其它的要对我说?”

    “没有。”

    张至深就更觉得自己被耍了,憋了一口气差点没爆发出来,如果对方是人,他早就将人痛扁成猪头了!可他连对方是什么物种都还不清楚,于是再生气也只能很龟孙道:“那就谢谢你带我看这个秘密,我回去了。”

    黑衣人没有说话,张至深就小心翼翼地沿着小河逆流的方向走去,生怕迟了这变态会不会说一句你不能走,你若走了,我就会立刻死去!

    看张至深离去的背影,黑衣人抬头望那一轮明亮的月,姣姣光辉映着整片天空的雨,那明月一直在哭泣,一直在哭泣,雨水落入他深黑的眼,那死水般的眸中终于有了淡淡水光,如同弥漫的泪,但他知道,他没有眼泪。

    张至深折回来时就看到这样的黑衣人,站在他走时的地方,抬头望着那轮明亮的月,雨水爬满了他的脸,好似最悲伤的哭泣,那整个身体只是一片漆黑的剪影,是最悲伤的姿势。

    那种被悲伤席卷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张至深莫名地感到恐惧,他不敢看那人,却还是道:“喂。”

    “你怎么回来了?”

    张至深道:“我听说这样的夜晚你们妖精鬼怪最喜欢出来了,你必须将我安全送回去。”

    黑衣人道:“你怎的这么多听说来的事?”

    “小时候我娘说的。”

    “你沿着河一直往前走便是,我在这里看着你,不会有东西靠近你。”

    “真的?”

    “真的。”

    张至深看了看他被雨完全打湿的身体,道:“一直淋着雨不冷么?要不你跟我一起走?”

    黑衣人看了看他的伞,转过头去:“不了,你走吧。”

    “那我真走了。”

    那一抹修长的身影终于融入了洒满月光的柳树尽头,再也没有回来,黑衣人望着看不到底的黑暗,身后的明月依然硕大而明亮,姣姣光辉融入雨中,一直在哭泣,一直在哭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五十三章 泪月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五十三章 泪月光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