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三十三章 镜花迷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三十三章 镜花迷

    南箓冷笑道:“今日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不是人。”

    “刺啦”一声,张至深那骚包的衣服就成了碎片,他这回真是拼了力气地挣扎,拳打脚踢嘴巴骂,用在南箓身上竟没一点反应,衣服撕完了,直接抓着他的头发就拖到内室里,一把扔在床上。

    张至深被扔得头昏眼花,见南箓压过来的脸就一把抓上去,却只将他的面纱抓了下来,用脚踢他,差点没被他将脚折断,南箓怒意更重,抓着他下巴就吻了下去,那根本就不算吻,而是啃咬,不一会儿嘴巴就弥漫了血腥味,那人更像发了狂一般,任张至深如何打骂都无用,直接分开他的腿就要进去。

    “南箓!”张至深红着眼大叫道,“你进去一下试试看!今天你若是敢进去,奶奶的老子跟你没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南箓的动作停了下来,冰寒的目光看向他,笑道:“你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本事。”继续掰开他的腿要进去。

    “那你试试看啊!”张至深拔下头上的发簪对着自己脖子,“你若是想奸尸的话就继续强暴我!你看我敢不敢将它插插进我脖子里!”

    南箓抬头看着他:“你敢威胁我?”

    “对!老子就敢威胁你!”

    “深儿,你以为我是谁?”

    张至深心里一痛,那悲伤就忽然涌了上来,袭遍整个身体,苦笑道:“我以为你是谁?最开始我以为你只是一个问路的路人,后来以为你只是个有点狡猾又无依无靠的姑娘,可你竟然用强暴的方式告诉我你是个男人。明明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可我还愿意傻傻地相信,以为你至少也会有一点点喜欢我,你说你舍不得我,你问我以为你是谁?我以为你是我的爱人,可是南箓,你呢,你以为我是谁?我在你心中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喜欢?你要来便来,要走就走,你爱欺骗就欺骗,你想上就被你上,你以为我是谁?”

    南箓那种冰冷的目光不屑地看着他悲伤的脸,细长的美目依然深邃,漆黑得望不到底,猜不透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只慢慢放开张至深,绝美的容颜侧过去不再看他,低低道:“你什么都不是。”

    他侧过右脸,张至深这才发现那面纱下的容颜根本没有被打的痕迹,只是左边脸颊多了一道金粉画就的图腾,两枚弯弯的月牙相互勾成一个奇怪的图案,闪亮的金粉散发淡淡的光晕,将整个容颜映地更加美丽倾城,可此刻看来是如此的陌生而冰冷。

    张至深黯然道:“我早知道了。”

    他从床上下来,手里依然握着那把簪子,披散的头发落在洁白的*上,修长的身体美得耀目,毫不在意南箓深沉冰冷的目光,从衣柜里取出衣物从容穿好,看也不看那人一眼。

    “我走了,后会无期。”

    他平日喜欢艳红的衣物,如今换了一身雪白,墨发披散在肩,更将一双凤眼衬得妩媚,又带了几分骨子里的倔强,就连离去时的背影也是毅然笔挺的俊俏。

    阳光撒了一地,光阴懒散地打落在屋内,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门外,南箓坐在床边静静看他离去,冰冷深邃的目光忽然不知该往哪里放,地上还有几片零落艳红的布料,在透漏的几点光芒下泛着奢靡的光芒,格外刺眼。

    南箓觉得空气很是沉闷。

    门外的光线被人遮挡了,他速回头,看见张至深逆光站在门口,披散的头发微微飘扬,身姿修长,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有些慌乱地站起来,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眼睛依然深邃,望着张至深慢慢走到他面前,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好听的。

    “我又回来了。”

    “深儿,我……”

    “啪”,沉重的耳光落在了他脸上,南箓惊愕地看着他,张至深笑道:“这是你欠我的,现在要回来了。”那脸上还是倔强又得意的神情,微微挑高的凤眼有些微红,闪烁着隐隐水光,看了他一眼,又决然而去。

    南箓依然保持着被扇的姿势,似乎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深邃的美目依然是变幻莫测的情绪,直到那人再次消失不见了,才醒悟过来。

    “深儿!”

    张至深早走了不知有多远,南箓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看四月的阳光炫目耀眼,桃叶蓁蓁,光影四落,冰寒的美目更加深邃。

    张至深没有回到蔷薇宫,穿过热闹的街道,进了一家门面很是光鲜的店铺,门口牌匾上四个烫金大字“坑爹钱庄”。

    钱庄里人不多,一个年轻小伙正在招待客人,抬头一看进来的张至深,惊叫道:“二少爷!”

    苏和走上去,才看清楚衣冠不整的张至深,又惊道:“少爷,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了您?”

    张至深摆摆手:“叫人备好衣物热水,我要沐浴。”

    “好好,我这就叫人去办。”

    “还有,备好吃的,我还没吃饭。”

    “少爷想吃什么?”

    张至深推开通往后院的门,声音懒懒的,头也没回:“你看着办吧。”

    “是的,少爷。”

    苏和看着自家少爷疲惫的身影,无比心疼加自责,连忙吩咐丫环婆子们准备热水食物,跟掌柜的告一声假就去伺候自家少爷了。

    雅致的厢房内,红木八仙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精致菜肴,屋角香炉上有烟雾袅袅升起,屋子东面挂了两幅清幽水墨荷花,西面一具八扇的孔雀屏风,屏风后,张至深坐在木桶中,氤氲的水汽醺得他脸颊微微发红,微挑的一双凤眼慵懒眯起,魅惑诱人。

    苏和对这样的美色纹丝不动,该洗哪儿洗哪儿,仔仔细细地,如同在洗一件珍贵的衣服,嘴里还在不停地絮叨。

    “少爷,您瘦了,这些日子都不让我待在您身边,没有苏和照顾,您一定吃了许多苦吧。”

    “若是让大少爷和夫人们知道您现在这样,一定要怪罪我。”

    “少爷,到底是谁欺负了您,您说出来,苏和给您出气报仇去!”

    “瞧瞧,您变得又瘦又黑了,不过少爷依旧还是少爷,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呵呵。”

    张至深闭着眼睛靠在木桶边沿,静静听这熟悉的叨念,温热的水似乎洗去了一身疲累,有种回家的感觉,不愿去想那张美丽又无情的容颜。

    “咦……少爷,这是怎么回事?”苏和看着他胸前点点的咬痕,还是新鲜出炉的。

    张至深低头一看,淡淡道:“被咬的,你看不出来?”

    苏和道:“我看出来了,少爷,您……不会又去青楼了吧?”

    “这还用问。”

    “那……这姑娘也太生猛了点,少爷以后还是找个温柔点的姑娘,否则,被大少爷知道了,又……”

    张至深不耐道:“好了好了,你不准告诉大哥,否则……嗯哼,你知道的。”

    “是,小的明白。”

    “这几日我便住在这里,你好生伺候少爷我。”

    苏和立马就乐了:“是,少爷,小的一定好好伺候您!”

    与此同时,蔷薇宫脚下,站岗的两位弟子不停地向眼前的蒙面女子解释:“他真的没有回来,姑娘去别处找吧。”

    南箓道:“我一定要上山。”

    弟子甲:“莫非张至深又抛弃了姑娘?”

    南箓没有答话,幽深的美目哀怨地看向一边,隐含点点波光,惹人怜爱。

    弟子乙大怒:“张至深太他娘的风流了!这么好的姑娘又不要!”

    “请二位让我上山。”

    “可是他真的没有回来。”

    南箓幽怨的目光冷冷一扫,弟子甲乙不禁哆嗦了一个,低低道:“姑娘你上去吧。”

    冰冷的目光收回,南箓踏上绵延的阶梯,动作依然优雅而高贵,如同行走在朝圣的途中,前方花海一片,迷雾飘渺。

    弟子甲望着那背影流连忘返:“真是仙子一般。”

    弟子乙目光痴迷,早忘了说话。

    两个时辰后,整个蔷薇宫都知道张至深再一次抛弃了这个叫南箓的可怜女子,并且逃无所踪。

    他们看着这个目光冰冷森寒的白衣女子,在一片艳丽的花海中,那白衣更是胜雪,仙貌出尘,深邃的目光再没了上一次的哀怨,她在一次次听到张至深没有回来时那目光已经冷到了极点。

    他看见一个貌似领头的人物,问道:“告诉我,张至深去了哪里。”

    容玥用复杂的眼神看他,静静看了一会儿,温温笑道:“他还在山下,在他该去的地方。”

    南箓道:“他应该去的地方在哪里?”

    “自然是在他的家里。”

    “多谢。”

    他望一眼遍布花海的蔷薇宫,四月的阳光金灿灿地洒下,依然有薄薄雾气游荡,花香弥漫,弟子们三三两两走在路上,身上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息,都带着淡淡的灵气。

    南箓再次看了一眼面前这温和好看的男子,淡淡道:“这个地方可真有意思。”

    “姑娘还有其它事情?”

    “没有。”他又看了一眼容玥,道,“你更有意思。”

    容玥被这莫名其妙的有意思弄得不知如何作答,依然浅浅淡笑:“多谢姑娘夸赞。”

    那绝美的容颜微微抬头看着他,细长的美目映入一片花海,如同睥睨一世蜉蝣,目光冰冷漆黑。

    就在大家都在猜测这奇怪的女子要做什么时,他只是转身入了这片艳丽的花海,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南箓回到许院时,面纱下的一双眼依旧冰冷森寒,进门前,他努力调整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温柔,却在看见空荡荡的屋子时目光更加冰寒,推开一扇扇门,在确认张至深真的没有回来后,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了任何表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三十三章 镜花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三十三章 镜花迷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