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

第十五章 狐媚斗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长生醉玲珑 本章:第十五章 狐媚斗

    南箓一听,“仙体”一震,闭眼装死。

    张至深怒到深处自然狠,一张好看俊脸都快成了夜叉脸,才不管他是死是活,一把抓起南箓的衣服就吼道:“别给老子装死,这事咱要好好说说!”

    南箓虚弱地半睁开眼,一双美目深黑,潋滟着悔恨的光泽,神情更是悲伤到了极致:“咳咳……深儿,我快要死了……你还这般对我。”

    张至深才不管,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你都说了躺一会就没事儿了,还跟老子装!”

    为了验证他快要死的事实,南箓很应景地又吐了一口血,而且还是黒的,双目更是无神地垂着装死。

    那血喷到了张至深手上,让他惊了一下,心下一软,放开了他:“你……你不会真要死吧……”

    南箓半死不活地点点头:“你让我安静地去吧。”

    “喂喂……”

    “我大仇得报,只是欠了你一点银子,这辈子无法还清,只能等来世了。”

    “喂喂……”这么假惺惺的话谁相信啊。

    “深儿,下辈子你可要记得我……我会在下面等你的。”

    “……”受不了。

    张至深叹口气,终于松口:“好了,咱们不说赔偿的事,你好好养伤,我会照顾你的。”

    南箓一激动,握住他的手:“深儿,你对我真好。”

    还装,是不是受伤后连演技都大打折扣,这货说谎从来顺口拈来,今日水平最次。

    张至深做深情状,反握他的手,感情饱满:“箓儿,我对你的好天地可鉴,日月为证,只要你肯从了大爷我。”

    “!!!”南箓悲伤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像看见妖怪般看着他,然后双眼一闭,彻底装死。

    被恶心死了。

    张至深还在深情演绎,无法自拔:“箓儿,你不要死,你不能丢下我一人……箓儿,箓箓,箓美人,箓宝贝,箓弟弟……”

    没有下文,张至深被自己恶心死了。

    夕阳无限,透过窗格撒入屋内,照在一个俊俏的男子身上,青绿绸缎华服,黑发光亮如墨玉般,眼角微挑的丹凤眼挂着浓烈哀愁,瘦削的下巴如同上好的白玉雕琢,那浑身的悲伤如同失落在人间的妖,守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人。

    好一幅情人生死图……

    南箓说躺一会就好了,其实他躺了一天才让伤势完全恢复,事实上他在床上拖了三天才“虚弱”地“勉强”起床。

    屋里被破坏的东西早已清理干净,而且张至深很是大手笔地置放了一堆看上去就知道很贵的家具,那桌椅边角雕花之精细,茶碗花瓶成色之细腻,印花之华丽,就差没在上边镶金条撒金粉了,整一雅致的小屋如今成了奢华的金屋。

    南箓不得不感慨,自己伴上大金主了。

    张至深正拿着账本在看,一眼瞅见南箓出来了,脸上笑得花儿似的:“南公子您来了,来,您身上有伤,快快坐下。”

    南箓莫名地被他拉了坐下,眼中还闪烁着疑惑的光彩,看得张至深心头大爽,小样,看爷如何伺候你。

    殷勤奉上热茶,手中折扇唰地一下打开:“南公子尝尝这上好的大红袍味道如何?”

    南箓看了他一眼,揭开碗盖,茶香扑面,再看看里面,艳红的茶水微微荡漾,映出自己疑惑的神情,他喝了口茶,仔细打量张至深。脸还是原来的脸,那微挑的丹凤眼隐隐带了几分勾魂,挺直的鼻,含笑的唇,好看的下巴,确认他不是妖术所化,不知他这是演哪出。

    “南公子觉得如何?”

    “嗯,很好。”是苦的。

    张至深摆足了一副商人的模样,将手中账本递过去:“南公子请过目,这是你为报仇而毁坏的家具数目和价钱,若有不解,可当面问在下。”

    南箓接过账本一看,嘴角露出虚弱的笑,微微有些发抖:“张老板好生会做生意,不过一些老旧家具,竟然折合了四百多两银子。”幸亏他将毁坏的墙和门修复了,只留下稍许打斗痕迹,不然……

    张至深道:“非也非也,南公子不知,此等家具皆是前朝所遗,自然比市面家具要金贵些,况且在下已经为你打了折扣,此乃最优惠价。”绝对商人嘴脸。

    南箓将账本往桌上一放:“你想如何,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看你能怎么办。

    张至深道:“南公子这便不够意思了,在下诚心跟你商讨,绝对不是那种要命不要钱的人。”

    “你到底想如何?”

    “老祖宗都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知道我没有钱。”

    果然是个穷光蛋,张至深麻利地拿出纸和笔墨放在他面前:“对于南公子一文不名这件事,在下深感抱歉,既然这样,只能用此下下策了。”

    “什么下下策?”

    “自然是……卖身了。”脸上一本正经,心里不知乐成了什么样子,“南公子签了这张卖身契,以后你生是张爷我的人,死是张爷我的鬼,咱们的帐就一笔勾销了。”

    南箓挑眉:“就这样?”

    “就这样。”

    “好,我签。”

    这……答应得也太利索了,他接下来准备的一大把陈词还没用上,绝对有猫腻!

    张至深正色道:“南公子可要看清卖身契上的内容,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了。”

    “不用看了,我签就是。”

    “南公子,签了这张卖身契,以后什么都要听我的,包括……嗯哼……就寝的时候,你懂么?”

    “我懂,承蒙张老板看得起在下这张皮囊。”

    这话怎么有点讽刺的意思?

    张至深干咳两声:“咳咳……以后我是主人,我叫你做什么你都得乖乖听话,不得反抗知道么?”

    “是,主人。”南箓低眉恭顺,任君蹂躏的模样。

    这也太顺利了……张至深仔细打量他许久,确认这厮只是虚张声势,趁热打铁:“那就在卖身契上画押签字,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南箓仔细看过卖身契,问:“主人,这卖身契有许多种,你是想让我当奴仆,还是小妾?”

    “这……”这还真没想过,“自然是奴仆,以后我是你主人!”

    “如果是奴仆的话,主人是不是只让我做奴仆,而不是……嗯……”声音又开始勾人起来了。

    “也……也不一定,都说了,主人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问这么多作什么!”

    “那奴仆知道该怎么做了。”

    “快签快签。”

    南箓拿起笔蘸上墨毫不犹豫地在卖身契上写下大名,张至深递上红泥:“还有这个。”

    白皙修长的手指压在红泥上,纸上一个红彤彤的指印,张至深拿过纸,看那飘逸如仙人的字,忍不住惊叹一声:“好字!”

    “主人可还满意?”

    “嗯,很好。”

    他这才拿起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用红泥画押,一张卖身契就此成立,张至深终于夺回主导权,以后南箓这般尤物就任由他好好疼爱,逃不出张爷的五指山,哼哼。

    “深儿,你笑什么?”

    “啊,没什么。”回过神来一本正经地,“小箓子,以后记得要叫我主人。”

    “是,主人,可不可以给我换一个名字。”

    “你想让主人叫你什么?”

    “比如说箓儿,箓宝贝,箓哥哥……”

    “……”张至深嘴角抽搐,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主人觉得如何?”

    “呃……还是箓儿比较好。”

    既然卖身契都签了,张至深自然要试试这张纸的威力。

    于是他很大爷地坐在花梨木繁复雕花的太师椅上,清清嗓子:“箓儿,给主人上茶。”

    南箓乖乖将茶端上:“主人请用茶。”

    这么听话……张至深端起喝了一口,“噗”地一下喷了出来。

    “你……你这是什么茶,想毒死我!”

    南箓很无辜:“这是刚刚主人泡给箓儿的茶,味道很不错。”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重新泡一次,记住,一定要泡好了端上来。”

    “是,主人。”还像模像样地低头行了一礼才离去,那动作优雅得,张至深立马就飘飘似仙了,有美人伺候,赛过神仙。

    两盏茶后,南箓端着茶碗出来了,那态度,那神情,简直就是训练有素的资深丫环,还是那种美貌如花,嘴角含笑的。

    张至深端起茶碗有模有样地喝了一口,眼睛立马瞪得跟铜铃似的,看着南箓,满脸见鬼的模样。

    “这……真是你泡的茶?”

    “是的,主人。”

    乖乖,这也太好喝了,张至深感动得热泪盈眶:“箓儿,你真是一个好奴仆,主人这回赚大了。”

    南箓低眉含笑,乖巧温顺的样子:“多谢主人抬爱。”

    月上中天,烛花摇曳,清风徐徐来,长夜暗暗香。

    张至深满脸堆笑,笑得特别猥琐:“箓儿来,今晚让主人好好疼爱。”

    “主人,不要!你放过箓儿吧!”南箓缩在床角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乖箓儿,主人会很温柔的,保证让你舒舒服服。”于是张至深瞬间化为猥亵纯洁美人的猥琐大叔,一把扑过去,将箓美人从里到外好好地疼爱。

    当然,那也是理想状态。

    事实上是,当他说完那句话后,南箓乖乖地上床,衣裳半敞地,美目微眯,极尽诱惑,活色生香,还用低沉好听的声音,很男人道:“请主人好好疼爱箓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仙缘》,方便以后阅读仙缘第十五章 狐媚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仙缘第十五章 狐媚斗并对仙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