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天

出山 第九十九章 援兵到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穿越大青山 本章:出山 第九十九章 援兵到达

向安认真勉强打起精神,见招拆招的于年老黑衣人过了几招,但左臂受伤、真气几乎殆尽的他,又岂能是毫无颓势、怒火冲天的年老黑衣人的对手?只见年老黑衣人一剑削出,向安右腿便是再添一道伤痕。

向安不顾自己形象的贴地一滚,这才躲开了年老黑衣人削来的第二剑,眼见年老黑衣人不依不饶的第三剑刺来,向安也只能反手一撩。

“刺啦”一声,早已洞察向安招数的年老黑衣人,正手一挂一绞,向安紧握青鸿剑的右手,便是再也握不住他唯一的屏障。

青光暗淡的青鸿剑直接被绞到了天上,“当啷”一声便是掉在了不远处。

青鸿剑被绞飞的向安,自然是手中没有了任何凭借,他半跪于地上,一双肉掌护住身前要穴。

但有青鸿剑的他尚且无法不是年老黑衣人的一合之将,更何况此刻仅凭一双肉掌的他呢?向安的一颗心彻底掉到了谷底,他甚至觉得他已经陷入必杀之境地。

年老黑衣人此刻亦是觉得如此,但他并没有再给向安什么反抗的机会,随手便是两道剑气挥来。

见识过年老黑衣人剑气之锋的向安,心底一片绝望,他似乎已经预见到,自己将要如同黄咛、于宾一般的下场。

正在这时,但听得一声长啸,花雨宫云心真人一马当先,挥出几道剑气,正好将年老黑衣人的剑气打散。二人剑气相撞破散带起的气浪竟然是将向安吹的一个踉跄,带倒在一边。但是也让向安脱离了险境,距离年老黑衣人远了一些。

云心带领一众花雨宫弟子几个起伏便是横在了年老黑衣人面前,他看了一眼地上受创较重的向安,又看到自己宗门四分五裂的马车,心下便是有了计较。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云心吩咐身后的几名花雨宫弟子,去查探下马车附近。

“小心,那边还有一个黑衣人”向安挣扎着站起来,提示道。

“曲舜你去一趟。”云心听闻向安此言,便是加了一个小心,对着身后一名年岁颇长的修士说道。

年老黑衣人看了看挡在身前的云心,又看了看有些站不稳的向安,眼珠子转了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心同样也打量着一袭黑衣的对方,他虽未与对方动手,但从灵觉感知来讲,他甚至觉得对方修为要比他高上一筹,以他上清初期的境界,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他脑海中寻觅着自己的记忆,毕竟整个东胜神州比他修为还要高的人就那么几个,但似乎都与面前这个黑衣人对不上。

就在云心打量之时,马车那边,突然传来了交手的声音,只见一年轻黑衣人朝着这边极速奔来,身后,刚刚被云心派过去查探情况的曲舜一脸悲愤的在身后奋起直追。

“阁下修为不凡,何必裹得如此这般严实,与几个小辈为敌呢?”云心开口质问道。

年老黑衣人没有答话,只是眼珠子一直盯着向安,仿佛入毒蛇一般。

年轻黑衣人身法一流,几下便是甩开了身后追击的曲舜几人,但也没有继续逃窜,只是稳稳的站在年老黑衣人身后,但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这时没有跟着汤黎回花雨宫的聂明月,也是踏空而至,眼见向安受伤,她便是开口问道,“怎么样?可有大碍?”

向安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只是一脸警惕的盯着年老黑衣人的动作,生怕对方再出什么暗招,毕竟年老黑衣人刚才带给他的压迫,尚且让他心有余悸。

一脸悲愤的曲舜,人还未至,便是略带哭腔的对着云心说道,“云长老,于宾、黄咛都...都被杀了!”

“什么?”本来还面无表情的云心听闻此言立马瞪大了眼,“好歹毒的贼子!今天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都要留下你们这两个狠毒的贼子!”

说罢云心便是一剑挥出,剑势凌厉,出招便是全力而为。

年老黑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向安,仿佛早就洞知云心的剑招,随手一截,便是破掉了云心的剑招,同时左手抓起年轻黑衣人,眼看着就是要带着年轻黑衣人遁入密林深处。

“广冀带两位太乙门贵客回宫报信,其余人随我去追!”云心安顿修为最低的徐广冀带向安、聂明月回花雨宫,还不容向安、聂明月说话,便是带着余下的几名花雨宫弟子朝着已经窜出一截的抓着年轻黑衣人的年老黑衣人追了过去。

直到看着花雨宫参与追击的最后一个弟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深处,一直处于防备状态的向安方才完全放松了下来,一屁股便是坐在了地上,要不是顾及到还有人在,他甚至都想躺到地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就是这么一坐,也是牵扯到了他身上的伤口,让他一阵呲牙咧嘴。

站在一旁的徐广冀满脸的沮丧,虽说他与于宾、黄咛并不熟识,但总归是见过几面,亲眼看见二人的惨状让他难免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在他心里,花雨宫势大业大,花雨宫弟子在这方圆千里都是颇令人敬畏的,猛然见到于宾、黄咛的惨状,让徐广冀有些难以接受。

向安看着满脸沮丧的徐广冀,再看看已经是四分五裂的马车,视线内还能隐隐看到躺在地上的黄咛、于宾,刚有些放松的心情,也是被悲伤冲刷掉。

聂明月同样没有说话,她眼睛呆呆的看着远处吃草的几匹骏马,不知道再想写什么。

向安挣扎着站了起来,叹了口气,一瘸一拐的朝着马车的方向走过去。聂明月呆了一下,亦是紧跟着向安走了过去。

“二位...”徐广冀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两人皆是蹒跚前行的样子,也没有说什么,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跟着向安和聂明月走过去,毕竟那般惨烈的景象,对他来说还是太过于冲击。最终他还是狠了狠心,脚底下紧走了几步,跟着向安和聂明月的步伐朝着马车走了过去,

马车不远处,聂明月搀扶着向安,或许应该说是二人相互搀扶着,呆呆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黄咛和于宾。

黄咛由于是被年老黑衣人一道剑气直接击断心脉,全身尚且完整,只有嘴角挂着一丝殷红的血迹,整个人仿佛睡着了一样。

但被年老黑衣人锋利剑气所切割的于宾就要比黄咛惨烈的多的多,于宾整个人都躺在血泊当中,被完全卸掉的右臂与他的身体正好呈反方向,左手心中还紧紧握着给向安和聂明月带来生机的穿云箭,如若没有这支救命的穿云箭,也许今天躺在这里的就不只有黄咛和于宾,还得加上向安与聂明月。

看着于宾得这波模样,向安突然感觉眼睛当中仿佛如同进了沙子一般,发涩。他难以想象于宾是如何忍着剧痛,从自己已经被卸掉的右臂袖口中取出穿云箭,又是如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其击发。

此刻的向安不由得对于宾产生了一种敬意,但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模样,他又感觉到一些害怕。此等场景,他前二十几年的从未见过,他也从未见过杀人,最多也只见过前村杀猪而已,“难道这就是师傅嘴里所说的险恶吗?”向安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对于聂明月来讲,眼前的一切同样是极富冲击的,特别是在马车之上,她还多喝了几杯黄咛泡的花茶,却没想到,茶香犹在,沏茶人已是香消玉殒。

正当这时,先前回去的汤黎带着一群花雨宫的弟子赶了回来。

“咛儿!咛儿你怎么了?”当汤黎看到地上躺着的是黄咛之时,不顾满地鲜血,直接扑到地上,直接将黄咛搂到怀中,登时便是泪流满面,哭声凄厉。

四周有与于宾相熟的弟子更是捂住脸不敢看算得上“四分五裂”于宾,一时之间,整个官道上哭泣声、哽咽声、吸气声交错,整个场中哀伤之意瞬时间蔓延至场中的每一个人。

向安也是无语凝噎,他甚至有些后悔应该坚持返回到旬阳城,至少这样也许黄咛和于宾就能躲过一劫。

远处密林中突然传出了几声呼啸,只见先前去追击的云心率先从密林中冲了出来,随后跟随着他的花雨宫弟子亦是紧跟返回。

云心一直只顾着解围、追赶年老黑衣人,并没有看到场中的惨状。但当从空中落下,见到场中这般鲜血淋漓的场面之时,一时间也是有些被惊呆了。虽然他这般年纪,死人的事情也见的不是一次两次,但当他看到近乎被用“肢解”的方式杀害的于宾的时候,他也惊呆了。要知道即使是他与蛮夷魔教交手之时,此等狠毒的下手方式,也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近百十年来,东胜神州的正道与南疆蛮夷魔教亦是几乎和平相处,双方虽偶尔有些小打小闹,但少涉及到性命,近三十年甚至连冲突都少得很。这也让原本腥风血雨的修真界平静了好一段时间。

本书红包回馈Q群:1131996964,凡是找出提出写书建议的读者大大,都会收到红包奖励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贪天》,方便以后阅读贪天出山 第九十九章 援兵到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贪天出山 第九十九章 援兵到达并对贪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