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南宋

第四五三章这个年过得开心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偷糖吃的黑蚂蚁 本章:第四五三章这个年过得开心

吱啪!

当冒着火星,响着刺耳噪音的爆竹临空爆炸时,绍兴十八年,到来了!

这一年狗儿十五岁了,正是(qíng)窦初开,知慕少艾时,所以对那个可(ài)的三娘子甚是喜欢,只要有机会,就邀请她出来逛街游玩。

老仆平叔临走前的一句“早点嫁人”,也让心灰意冷的冯三娘,起了别样的心思。

自此,家中乱糟糟的杂事儿再也不想管辖,一应开支账本全交给了冯齐氏,她管了几(rì)一个头两个大,就丢给了冯波,冯波只需要自己花钱时没有人在旁边嘟嘟囔囔,至于别的事儿一应不管,所以就把管家的事儿交给了自己的通房大丫头梅花。

过去的绍兴十七年,对民间老百姓来说,一切都显的那么安定祥和,田里有收获,圈里有猪羊,分摊在头上的赋税也终于不在增加,这一切都得益于“宋金和议”政策的实施,一些年轻的后生仔,奔走在街头大肆庆祝“从此天下安矣”,对朝廷的“和议政策”大加赞同,唯有一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才会用忧愁的眼神望着北方,再用没牙的嘴巴,低声细语道:“狼什么时候会再次饥饿?”

民间平和安定,朝堂上却是暗流涌动,随着北境越发平稳,主和派在朝堂上的(shēn)板是越来越直,嗓门也越喊越高,秦桧,这个对朝政态势极其敏感的家伙,自然不会浪费这难得的好机会,于是(yīn)招频出。

三月,牛皋大将军,中小人毒酒遇害。

八月,有“宋中兴贤相”之称的赵鼎,因为被秦桧所忌,又受不了翻来覆去的被贬折辱,于是选择绝食而死,时人悲悯。

十二月,把乱糟糟的蜀地治理的繁荣昌盛四川宣抚使郑刚中,可能是有才人不屑于与小人为伍,所以受秦桧猜忌,被罢职,为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桂阳监居住。

随着一系列手段层出不穷,朝堂上众多不配合的大臣被接连淘汰出局,秦桧迎来了其生命中最辉煌的专政时代,其下门徒,像孙近、李文会、郑仲熊等人也越发的张扬跋扈起来,秦黑手也不可避免的伸向了即将到来的贡举。

“我说王兄,上一次的当怎么还没让你醒悟,这次怎么又想重蹈覆辙了?”

狗儿低着头一边洗头发,一边和站在自己对面喋喋不休的王林抱怨道:“上次那事儿之后,李捕头很是唠叨了我几天,说咱们要贡举的考生,一定要行得正,不要有什么歪心思,因为科举只有一次,万一被抓了,可是要悔终(shēn)的!前前后后的说了一大堆,直到我连连保证不会去犯,他才放过我,这次你要是再让我去找他帮忙,我可丢不起那人!你自己去!”

大冷天里洗头发,最忌冷风吹脑袋,所以狗儿用块干麻布慢慢的擦拭,一下一下的直把水珠揩干净才作罢。

在狗儿擦头发的时间,王林就用一副(xiōng)有成竹的表(qíng),喝一口茶水对狗儿唠叨一声。

“我说狗儿,上次是受骗了不假,但是这次,绝对不会出错!”

“哦,你这么有自信?”头发擦完,狗儿就解开铺盖寻找合适的衣服。

旁边王林跟过来继续道:“那是,这次哥哥我绝对敢打包票,你可知道为什么?”

狗儿道:“为啥?”

“因为这次卖题的,姓秦!”

“姓秦的怎么啦?难道姓

秦的就不会骗人。”

王林嘿嘿一笑,把茶碗轻轻放到桌子上,对着狗儿道:“别的姓秦的不敢保证,但是这个姓秦的绝对可信,因为他,不屑于做这种收钱骗人的事儿!”

“吆,你倒是信任!”狗儿瞥他一眼打趣道。

“那时,一道题十两银子!一个子眼一百贯!一千两银子保证你妥妥当当的中举,虽然名次不高,但最起码,不会让你名落孙山!怎么样狗儿,不贵吧?可惜哥哥囊中羞涩只能望而兴叹,但是为兄晓得兄弟你不差钱,所以回来介绍你去!”

狗儿:……

“我说王兄,这姓秦的到底什么大来历,难道能把题全部押中?”

王林嫌弃的瞅狗儿一眼,道:“我说狗儿,你这消息是不是太迟钝了,这姓秦哪里需要押题,因为这出啥题都是他说了算!”

哗啦一声响,狗儿手里的梳子掉在了地上。

“王兄,难道你说的姓秦的,是哪位?”

王林瞅着被惊的呆在当场的狗儿,嘿嘿笑的点点头道:“如(rì)中天!”

“这……”

狗儿无话可说了,国家的抡才大典,居然变成了某些人做买卖的工具,这种罄竹难书的荒唐事居然让自己亲眼目睹了,怪不得某些市集上突然有了一种叫“油炸烩饼”的食物。

“狗儿,喂,赵老弟?”

王林轻轻的推推呆滞的狗儿,连晃了好几次才把狗儿唤醒。

“我说老弟,你到底想什么?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

狗儿瞅一眼一脸羡慕的王林,摇头道:“不满王兄说,小弟我与你一样,囊中也是干净的很!”

“这…唉,算啦,看来咱们哥俩只能等来年再战了!”

狗儿瞅瞅外面即将落(rì)的天空,口中低吟道:“这天居然如此黑,唉!”

“天黑好啊!你看这满城烟火多么漂亮!”三娘子对着面前的街巷挥一挥手,扭(shēn)便对着狗儿笑道。

狗儿瞅瞅面前的人,尤其那张吹弹可破的脸颊,心里的不痛快就瞬间丢到了脑后,张嘴笑道:“是啊!真美!”

“忒,你这个浪(dàng)子!竟说这些胡话!”三娘子红着脸,绞着手里的丝帕,低声(jiāo)责道。

狗儿抬头看看远处溪水中倒影的星星灯火,再低头瞅瞅(shēn)旁的可(ài)美人,这一刻,心里是无比的充实。

脑海里突然想起了《诗经》中的一句话,口中就随口轻吟道:“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唱着唱着,手心里突然多了片柔荑,心下一紧,口中的小调也就停了下来。

“别停,继续说,奴家喜欢听!”

狗儿听着旁边美人的话,停下来的嘴唇,又重新动了起来。

“双鱼比目,鸳鸯交颈。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赵,赵郎,你考完贡举,能不能到我家里提亲?”

“提亲?”狗儿低头瞅一眼面前的人,那人也正好扬起了头,四目相对,脸颊滚烫,于是就低下头,重重的点一点道:“会的!”

说完就伸出臂膀,轻轻的把人搂进怀里,蓝花般的清香随即扑鼻而来,充斥着狗

儿的大脑。

嘭哗啦!

一颗巨大的爆竹在万盏花灯中腾空而起,紧接着就变成一捧耀眼的花朵,在星星点点的火花中,狗儿的手越来越紧,直到,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嘭!哗……

“好美!真希望时间会停下来!”

“是啊!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时间,不会因为(ài)(qíng)儿停滞,也不会因为悲伤而加快,它只会按照自己的速度永久的流逝,直到有一天它累了,这世间一切重新洗牌。

“娘,家里到底还有没有钱啊!快点给儿子拿一千两来!孩儿真的有急用!”

冯家后宅佛堂里,冯波双膝跪在地上,抱着冯齐氏的腿就开始哭诉。

冯齐氏被他缠的没法念佛经,就放下手中的念珠,看他一眼道:“我儿,这家中记账的账册,领钱的印章,以及银柜的钥匙都交给你了,你要用钱就去拿去,莫要来问我,娘亲也不晓得有没有。”

“娘啊!孩儿看了,账本上一分银子都没有了,娘,孩儿真的有急用,你快把藏的银子拿出来给我吧,我只要一千两,别的不要,有这些钱我就能中进士做大官!以后成千上万的给家里捞银子,娘啊,你快快给我吧!”

看着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儿子,冯齐氏也是一脸愁苦,摸着他头发惆怅道:“我儿,娘亲真的没有藏什么银子,就连那嫁妆钱,都拿出来帮你还赌坊的债了!为娘真的没有钱了!”

“啊啊啊啊啊!”

听说没钱,冯波立马不哭了,呼啦一下站起(shēn)就在这小小的佛堂里撒气喝骂道:“没钱没钱,怎么会没钱,爹死前都告诉我了,他给我留了许多钱,够我花用一辈子,这才几(rì),怎么就会没钱了!”

一边说的一边拽过佛案上的烛台,对着正冲自己笑嘻嘻的大佛像,劈手砸去道:“肯定是你藏起来不给我用!”

哗啦一声响,石烛台轻而易举的就把泥塑的佛像脑袋砸出个大窟窿,原本立在一旁的冯齐氏立刻慌了,“我儿我儿,你这是发什么失心疯,这佛爷可是要保佑你一生平安的,你无端端的砸破他干什么?哎呦,佛祖恕罪,都是信女的错,千万不要迁怒我儿,阿弥陀佛……”

什么狗(pì)阿弥陀佛永保平安,冯波才不信这些,他信的是真金白银,只要有这些在,自然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所以他不甘心的重新跪在冯齐氏面前求道:

“娘,这次孩儿用钱真的是要办正事,真的,只要一千两,我就能考中进士,以后您就等着享福吧”说完扭头指着破了个大洞的佛像道:“只要孩儿做了官,莫说这泥塑的佛像了,就是金的孩儿都能给你置办出来,娘啊!快把钱拿出来吧!”

“儿子,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但有一句谎言,就让为娘永坠阿鼻祖狱!”

信佛的人,永远不会拿这句话咒言发誓,所以冯波信了,娘亲这里确实没有,所以就站起来恶狠狠的骂道:“都怪那妒妇,好端端的非把地和铺子卖了,还(jiàn)卖的如此便宜,真是(jiàn)人,恶妇!”

“我儿你怎么这么说三娘,她可是你亲姐姐啊!”

冯波一把推开要过来训斥自己的冯齐氏,又冲着佛像吐口唾沫道:“狗(pì)亲姐姐,真比楼里的姐儿还要狠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活在南宋》,方便以后阅读活在南宋第四五三章这个年过得开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活在南宋第四五三章这个年过得开心并对活在南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