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长生种的故事

第26章 松雨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牧唱樵歌 本章:第26章 松雨

麦浪卷晴川。

陈云秋心里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不知从哪看来的诗句。

眼前这一片广阔无垠的麦田,实在是令人惊叹不已。一眼望去,麦田边界处的树几乎和蚂蚁差不多大了。要不是陈云秋来到这个世界后,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有了质的提升,他可能都看不清那些树。

“说起来,我之前一直有个问题没问。”

“嗯?”

“为什么我能看这么远啊?”

陈近之有些奇怪地看着陈云秋:“这不是因为你眼力好吗?”

“不不不,我意思是我们应该是在一个圆球上,在平地看到远方的东西时,应该先看到它的顶部,然后慢慢看到它的全貌才对。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整个球的面积大了所以弧度变化更小了,没这么明显……”

“等等,”陈近之打断他的论述,“谁告诉你我们在一个圆球上的?”

陈云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能你家那边是这样的情况。但我们这里,在人族被赶到云断山脉这边来之前,就已经有人到过四方边界了,也看到了四个角上的擎天之柱。所以我们这里绝不是在一个圆球上,而是一个四四方方的世界。”

“那……太阳和月亮呢?”

“这个倒是有很多说法,最普遍的说法是金乌族的人和他们的天敌在互相追逐。”

这也太随便了吧,这个世界的设定好像有种儿戏的感觉?

陈云秋默默地想着,没有再说话。毕竟再过一年就回家了,管这里的设定有多奇葩干嘛?

他们花了四天穿过这一片辽阔的麦田,一路上麦子的香气包裹着他们。

又继续走了七天,陈云秋他们终于看到了一座小城。

说是小城是因为它不是十一城之一,但其实也挺大,看起来能容纳五千万人左右。这是陈云秋瞎猜的。

一行人进城没有什么波澜,除了陈云秋的身份证明引人注目了点。

因为没有十一城那么严格的管理,松雨城比清风城略差一些。但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街道宽敞整洁,没有乱搭乱建的现象。

不过有一点,让陈云秋感觉到了困惑。

“我这才想起来,好像在清风城和永安城都没有看到过乞丐?”

陈云秋点点头,说道:“确实是没有,一是因为城内有地方安置孤儿,因为意外而残废的人也会有一定的生活保障,当然,没钱的就不算城内人了。每天晚上街上巡逻的兵,除了防止偷盗抢劫之外,就是为了把躲在外面没有房子住也没有钱住客栈的人找出来,赶出去。二是,手脚健全的城内人如果敢乞讨,那会被扣除城内居住权。”

“那城外的乞丐呢?”

“城外的乞丐进不去城内的,手脚健全又有符牌的人,基本上都能找到活干,至少维持生计是够的。要是真有厚着脸皮在城内乞讨的,被抓到后就会被登记上十一城的黑名单,以后真有事想进城也进不了。”

“可是,总有那种有符牌又残疾又没钱的吧?”

“那就只能在城外乞讨了。”陈近之看着街边的那个慢慢在地上爬行的乞丐,冷着脸说道。

“原来只有有钱人的城内生活是乌托邦啊……”陈云秋低声叹息。

“云秋,你听说过‘采生折割’吗?”

“嗯?这是什么?”

陈云秋闻言,抬头看向陈近之,见他一直盯着那个乞丐,又转过头看向乞丐。

这个乞丐看起来很惨,只剩一条腿一只手,腿还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皮肤也像是被烧伤了。

“陈叔,你的意思是…”

“这是人为的,背后有个组织专门干这种活。”

这种情况陈云秋在原来的世界也碰到过,但网上更多的是揭露那些伪装残废乞丐的正常人。现在想来,其实更多的是这种有组织的吧。

从人贩子手里买来孩子,或者直接自己动手抢孩子,然后弄残废,让他们出来博取人们的同情心,然后乞讨。

“云秋,你说我们管不管这事?”

正在同情这个乞丐的陈云秋,听到陈近之这句话,愣住了。

“管不管这件事?”他重复了一遍问题。

“嗯,只要你说管,我就叫人来帮忙我们一起查。当然,这件事背后关系网肯定很大,具体要花多少时间我也不确定。”

陈近之等了一阵,见陈云秋没有回答,又补充道:“如果你说不管,那我们修整一天明天就启程。你不用担心我会因此而放弃你,我保证送你到灵镜湖。”

陈云秋感觉嗓子有点干,吞了吞口水。他看向祖离,又看向曲竹云。两人都没有给他回应。

要去管这些人吗?

这些可怜人和他有关系吗?

“那就查吧。”

陈云秋和陈近之对视着,现在这些可怜人和他有关系了。

陈近之微微一笑,没有接话,而是另外问了个问题:“你知道松雨城名字的由来吗?”

松雨?

陈云秋摇摇头。

“道院吹笙,松风袅袅;空门洗钵,花雨纷纷。”

身前有人代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关于长生种的故事》,方便以后阅读一个关于长生种的故事第26章 松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关于长生种的故事第26章 松雨并对一个关于长生种的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