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

第七十章一定要离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尾米 本章:第七十章一定要离婚?

顾非寒放下早餐,上前。

南栀意识到他去而复返,是因为脸上突然多出的热毛巾,顾非寒动作不算温柔,甚至让人有种要被闷死的错觉。

“唔……”

南栀不舒服的呜咽了声,才要挣扎,脸上热毛巾已经撤走。

眼底泪汽散了大半,视线也清明了些,看清面前站着的人,愣住,“你不是走……”

一句话没有说完,理智已经回来大半。

她这句话怎么听都有点……

彼时,顾非寒黑眸缓缓眯了下,明显已经将她没说完的一句话脑补完整,“慕南栀,你以为我走了所以哭成这样?”

南栀:“……”

还真不是。

但她嗓子本来就不好,加上刚哭过,嘴巴张了几次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压根就没法解释。

一着急,眼泪又有些憋不住。

南栀微微吸了下鼻子,他托着毛巾的大手又朝她过来。

这次少了几分粗暴,同不久前大相径庭的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南栀心中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升腾,总感觉这两天的顾非寒和从前有些不太一样……

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南栀还来不及细想,怀里一直被忽略的顾安安不安分的挣了挣身子,要不是顾非寒眼疾手快及时兜住,小丫头这会恐怕已经摔到地上去了。

顾非寒将女儿从南栀怀里抱走,手里毛巾翻了个面,要给女儿擦脸,却被南栀给拦住。

这毛巾她都用过了……

南栀一把将毛巾抽走,指了指卫生间,示意他等一下。

等她换了条毛巾再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顾安安已经被她爸爸给哄住了,这会不哭了,睁着一双泪涟涟的大眼睛无神的趴在爸爸肩膀上打哭嗝,看见南栀也没什么反应。

南栀将手里毛巾展开叠好,就着顾安安这个姿势,一点点给她擦脸。

擦完,亲了亲她额头。

没精打采的顾安安这才有了一点反应,蔫蔫的抬了抬头,小手朝着南栀够了够,要妈妈抱。

见状,南栀下意识伸手,但没抱到女儿。

“先去吃早餐。”说着,顾非寒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推着输液架直接朝沙发那边过去。

南栀只好拉着女儿小手跟上。

早餐样式简单,主要南栀这会只能吃流食,软烂的小米粥很合她胃口,加上见到女儿心情舒畅了些,不知不觉碗里的粥就见了底,并且似乎……还想吃。

但桌上没别的吃了的,南栀只能将最后一口粥吃干净,然后放下了碗筷。

边上,顾安安坐在顾非寒腿上,蔫蔫的就着顾非寒手里的奶瓶在喝奶,恰好有一点奶从她嘴角滑下来,南栀忙抽了张纸巾帮她擦掉。

顾安安是背对着爸爸坐的,等妈妈给她擦完嘴,小手就抓住妈妈的手指不肯松。

南栀由着女儿软乎乎只是有些发烫的小手拽着,另一只手伸过去碰了碰她额头,还是烫的,没有退烧的迹象。

小可怜……

南栀叹一口气,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抬头就撞上顾非寒突然沉黑的脸色。

“顾安安!”

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又分明极力隐忍着怒火,南栀有些莫名,下一秒顾非寒便将奶瓶放到一旁,然后插着顾安安胳肢窝将小丫头从腿上抱开。

空气里有一丝丝不太好闻的味道蔓延……

顾安安的裤子上还在滴水……

这小混蛋又在她爸爸身上……尿了。

南栀:“……”

没搞清楚状况的顾安安在半空蹬了蹬腿,然后更急的一阵水流浇在了顾非寒的西装裤上,没半点在怕的。

南栀:“……”

顾非寒再次发飙之前,南栀连忙将女儿抱走,好不容易才从刺疼的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没给她穿尿不shi吗?”

顾非寒俊脸更黑,“忘了。”

南栀:“……”

所以怪谁?

这是她第二次撞见顾安安尿顾非寒身上了,南栀有些头疼,但又觉得有些……好笑。

“慕南栀,你是在幸灾乐祸?”

南栀正极力憋笑,却被顾非寒撞个正着,后者语气不善透着危险。

“咳……”

南栀干咳一声,绷住,摇头表示自己没有。

男人视线停在她脸上,黑眸缓缓眯了下,最终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黑着脸叉着顾安安往卫生间走,期间不忘提醒南栀,“推好输液架。”

顾安安是个胆肥的,尿她爸爸一身而不自知,甚至在顾非寒给她清理的时候,蹬着小肥腿玩起水来。

刚还病恹恹的,这会有的玩倒精神了些……

南栀有些无语的在一旁抓住女儿输液的那只手不碰水,好几次心惊胆战看着顾非寒被溅一脸水的时候,都忍不住担心他会一巴掌呼上去……

这么洗澡的结果就是,原本只是裤子shi了一块的顾非寒,最后连头发丝儿都在滴水。

因为还在发烧,不敢让顾安安在水里呆太久,顾非寒把人从水里拎出来,用一条大毛巾包住,南栀下意识伸手去接,他却像没看到似的,抱着顾安安直接往外走。

南栀只好推着输液架跟上。

到了外头,顾非寒抽掉毛巾换用薄毯裹住顾安安,然后转身去按床头的呼叫铃。

边上,南栀拿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打一行字给他看。

‘我来照顾安安,你进去冲个澡吧。’

他身上几乎就没什么干的地方了,总不能就这么顶着这身shi掉的衣服,虽然是夏天,但也很容易着凉。

“不急,等医生过来。”

说话时,顾非寒很自然的低头用自己额头碰了碰顾安安的额头,感觉到热度依旧,皱了下眉,重新看向南栀,“她之前发烧的时候也这么不容易退烧么?”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额头碰额头的动作太温柔,南栀有些失神的看着,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顾非寒是个好父亲。

当然前提是,如果他愿意的话。

毕竟从前他这个父亲在安安的生命中都是缺席的状态……

与此同时,南栀心中危机感加重。

他越是表现的在乎顾安安,她心中就越是不安……

“嗯?”见她似乎在发呆,顾非寒喉咙里又挤出一个单音节。

南栀这才回神,但她直接忽略他问的那个问题,低头飞快的在手机上打一行字。

‘我不会让出安安的抚养权。’

她打字的时候,顾非寒视线就已经落在了屏幕上,等她一句话打完,顾非寒脸上温度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他眼中寒气交叠,和刚刚顾安安尿在他身上时不一样,南栀的这句话彻底将他们彼此拉扯进现实中。

他们之间支离破碎,不过是一对日子过不下去,交涉离婚的夫妻而已。

而且夜里他也答应过,等她喉咙好了能说话了,会和她谈离婚的事情。

所以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会和她抢安安……

“慕南栀,我说过……”

顾非寒眼底冷怒沉沉快压不住,只是这次他一句话没有说完,便被敲门进来的医生给打断。

病房里氛围不好,加上顾非寒周遭生人勿进的冰冷气场,那医生一脚踏进门里犹豫了几秒,这才壮着胆子往病床这边过来。

“顾、顾先生,我帮小朋友量体温……”

拔了针,医生示意顾非寒将顾安安放到病床、上,除了量体温还要做些别的检查。

顾安安认生,不太肯配合检查,离了爸爸怀抱躺到床、上,见一个陌生人要靠近她,撇了撇嘴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

南栀是最见不得女儿哭的,只是她才要上前,顾非寒却更快一步将顾安安重新抱进怀里,拍着后背安抚几下,才抬头看尴尬立在一旁的医生,“就这么检查吧。”

医生只好照做。

十来分钟后医生收起听诊器,“已经开始退烧了,没什么太大问题的,如果您不放心可以等小朋友退烧再出院。”

“所以现在就任由她这么烧着?”顾非寒对这个答复明显不太满意。

“这……”

医生一脸为难,“要么我再给小朋友开一些退烧药?”

“你是医生你问我?”

医生:“……”

一旁南栀有些看不下去,低头在手机上打了行字和医生说了抱歉,把人送了出去。

顾安安哭起来哭性也大,虽然没有刚刚撕心裂肺了,但眼泪没断,南栀送完医生转身回来的时候,小丫头趴在顾非寒肩膀上哭嗝一个接一个。

南栀正要过去安慰,顾非寒却侧身避开。

对上他眼神中的冷,南栀皱眉低头在手机上打字。

‘顾非寒,离婚的事情等我能说话了我们好好谈,你先让我看看安安,还有任何病痛都有一个康复的过程,安安生病我也心疼,但我相信那位医生比你我都专业,用药用多了对安安并没有好处。’

很长的一段话,打完,南栀把手机举起来给他看。

但顾非寒只是冷冷撇了一眼,一秒钟都没到的时间,视线挪开,然后一双没有温度的黑眸就这么直直落到了南栀脸上。

他看她做什么?

她脸上又没有字。

南栀避开他冷冰冰没有第二种情绪的黑眸,抬手在手机屏幕上敲了下,示意他看她打的这段话。

可他却不为所动。

行吧。

南栀也不指望自己能说动他了,熄灭屏幕正要将手机放回床头柜,这人总算开口。

问她,“一定要离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方便以后阅读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第七十章一定要离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第七十章一定要离婚?并对强势宠婚,顾少的心机甜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