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如潮

276.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和晓叶的情缘1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荒山野岭 本章:276.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和晓叶的情缘18

    [第1章  第一卷]

    第276节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和晓叶的情缘18

    我心说来了,这厮要密授我“美人计”了,于是热烈地回应了一声,屁颠屁颠地跟着孙老板去了他办公室,一路上还在琢磨,到底要不要趁此机会,再向孙老板勒索点好处呢?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不要,人得把目光放长远,不能被眼前这点蝇头小利蒙住了眼。

    这功夫趁火打劫八成能得手,但肯定会让孙老板记恨,对景儿的时候赏一双孙氏小鞋,就够我喝一壶的。

    我还想在公司长远混下去,就算最后还得卷铺盖滚蛋,也要先赚上个百八十万,可不想这么早就砸了自己饭碗。

    到了办公室后,孙老板也不跟我拐弯抹角地啰嗦,干脆地问:“弟妹呢?”

    我心里一抖,心说这也太直接了吧?赶紧回道:“她有事去陕西了,很快就回。”

    孙老板用夹着香烟的手指点着我说:“不管她有什么事,你马上给她打电话,让她立刻回公司。陕西……两天之内我要见到人,来不及给我包直升机也得飞回到深圳。”

    我赶紧装出一副可怜相,说:“老板,这么急让叶子回来干嘛?”

    孙老板狠狠吸了口烟,玩味地看了我一眼,说:“大卫的事,还得靠叶子去摆平。关键时候,个人利益该牺牲就得牺牲。公司不会让你们白白牺牲的。你懂的。”

    我心里“咯”一下,对孙老板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我无数次的心理预演中,孙老板跟我之间的这次谈话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觉得孙老板应该低声下气地求我,请我奉献出自己的妻子给那老黑鬼,让那老黑鬼奸污叶子;又觉得孙老板也可能会一副猪哥相地跟我扮演嫖客密友,猥琐地跟我讨论该如何把我未婚妻献给老黑鬼的细节,等等。

    但我就是没想到,如此猥琐、如此下流、如此不要脸的一个“美人计”献妻计划,孙老板居然能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不着痕迹、恩威并使、公私兼顾。

    老板就是老板,不服不行。

    我暗叹一口气,赶紧向孙老板表决心说“我懂的”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已是凌晨四点左右。

    何晓桦并没有睡,而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看着监视器自慰。

    我推开卧室门,无力地向何晓桦挥了挥手说:“嗨,美女,自慰呢?”

    何晓桦两眼亮晶晶地说:“快看,你家叶子又被人给上了。”

    我百无聊赖地说:“废话。洞房花烛夜,哪个新娘不被新郎上?再说了,又不是第一次被你家那头牲口干了,还有啥新鲜?”

    何晓桦说:“不是的。我也是才知道,原来按照朱子豪老家的规矩,新娘子的洞房花烛夜,是不能跟新郎一起睡的,而是要跟两个伴郎睡;新郎则要去陪两个伴娘睡。”

    我听得心里一紧,骂道:“这是什么破规矩。朱子豪那厮的家族不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自诩为书香门第吗?怎么也会干这种牲口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何晓桦一边自慰一边说:“什么书香门第,别恶心我了。说穿了那一大家子就一窝乡间愚民,一群伪君子、卫道士。一方面看不起我们这些搞艺术的女人,觉得我们生活糜烂,作风不正派;另一方面又主动去维护这种道德败坏的民俗。叶子开始不答应,还惹得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头儿好一个批评,那叫一个义正辞严、语重心长,把一场**的婚礼说成了是维护道统的圣典,可真能扯。”

    我听得心里又是一紧,赶紧问:“**的婚礼?什么意思啊?”

    何晓桦不屑地唾了一口说:“他们那地儿的民俗是,婚礼上新娘子只能上身穿衣服,下体必须**一丝不挂,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可以对新娘子的**进行猥亵,不过不能当众奸淫新娘子。”

    我听得心里一颤一颤的,抽着冷气问:“那么叶子她……”

    何晓桦说:“叶子也是光着下身参加的婚礼,被好几十个男人又摸又亲的,当场就**了三次。”

    何晓桦的话让我东东迅速充血勃起,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奋力扑到何晓桦**的身上,把东东插进她的下体,激烈抽送。

    我一边奸淫何晓桦,一边去看显示器。

    显示器上,叶子正跪在炕上,被一个男人奸淫。

    那个男人双手扶着叶子的腰,屁股使劲耸动,撞击得叶子身体乱颤,一对**更是垂在身下剧烈摇晃。

    另一个男人则坐在炕上,把手伸到叶子的身下,去抚弄叶子的一对**,还荡笑着说:“没想到这次做伴郎,会遇到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干起来太爽了。”

    我心里一动,想起了孙老板的吩咐,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给叶子拨了过去,同时很细心地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耳塞式耳机,插进接收器的监听插孔,把其中一个耳塞塞进耳朵,另一个耳朵则对着手机听筒。

    通过高大全的特务设备,我听到叶子在那边呻吟着说:“等等再干,有人打我手机。”

    正在奸淫叶子的男人喘息着说:“这才几点,就有人打你手机,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要接了吧,啊?”

    叶子在她手机里把我的号码设置了独一无二的铃声,此刻她手机里响起的正是“黑猫警长”一群二洞小孩咋咋呼呼地在唱“眼睛瞪得像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耳朵竖得像天线,听到一切可疑的声音……”

    正是我的铃声。

    所以叶子坚决地摇了摇头,说:“快把手机递给我,是我……是我前男友打来的。”

    那个在摸叶子**的男人一听就乐了,一脸八卦地说:“新婚之夜,前男友打来手机。天哪,有故事。他难道想听你被新郎倌干的**的声音?他恐怕还不知道这里的风俗吧?肯定以为你现在正在新郎倌的胯下,被新郎倌的东东抽送,却料不到现在正在捅你洞洞的,是我们两个陌生人。”

    一边说,一边促狭地从叶子的包里翻出她的手机,递给了她。

    “先不要抽送了,等我打完电话。”

    叶子一边接过手机,一边承受着男人的冲击,咬着牙辛苦难耐地说。

    “不好。我快**了,这时候不能停。你就这样接电话吧,没事。”

    那个正在叶子身上耕耘的男人说。

    叶子无奈,只好一边承受着男人的抽送,一边接通了我的电话,哑着嗓子说了句“喂”我当然不能让叶子知道我在偷窥她,对她一切的行踪了若指掌,所以只能在电话里演戏问:“叶子,你还好吗?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吧?朱子豪那厮有没有欺负你?”

    叶子咬着牙“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心里一紧,接着追问道:“难道他把你奸污了?”

    叶子又是“嗯”了一声,紧接着发出了一声难以忍耐的喘息。

    我赶紧问:“他干了你几次?我听你的声音,似乎正在跟男人交合,是不是现在朱子豪正趴在你身上干你?”

    叶子在那边呻吟着说:“不是的。朱子豪干了我好几次,但不是在今晚。今晚是我的洞房花烛夜,但正在干我的,是两个陌生男人……啊,轻点儿,你弄疼了我。”

    听得我东东乱颤,急忙问:“陌生男人?怎么会这样?今晚不是你跟朱子豪的洞房花烛夜吗?真要干你的话,也该是朱子豪那新郎倌啊。”

    叶子呻吟着道:“你别问了,他们这里的风俗就这样,洞房花烛夜新娘子必须陪两个伴郎睡……啊,你怎么了?”

    监听器里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太刺激了。我**射**了。”

    另一个男人道:“你下来,该我了。”

    接着我又听到叶子闷哼一声,再次呻吟起来。

    我端着手机问道:“叶子,被陌生男人干舒服吗?”

    叶子在那边呻吟着“嗯”了一声,说:“挺舒服的。他们俩今晚干了我整整一宿,轮流着奸污我,每个人都在我体内射了三次**。”

    我赶紧问:“那你**了吗?**了几次?”

    叶子呻吟着道:“嗯,我**了五次了。”

    接着又说:“你先稍等一下,奸淫我的这个男人想换个姿势。”

    我听得一阵肉紧,急忙说“好”看监视器时,发现那男人将叶子放倒在炕上,让叶子仰面躺着抬起双腿,自己则把叶子的双腿架到肩上,把东东再次插进了叶子的下体,开始抽送。

    叶子在电话里喘息着说:“好了,他已经换好姿势重新开始干我了。相……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这才想起孙老板交代的正事来,说:“是这样。公司跟博朗西斯间的合作出现了问题,孙老板说这事还得靠你来解决,要你两天之内务必赶回深圳。”

    叶子娇喘着说:“好。等他在我身上射完**后,我就马上收拾准备回深圳。”

    我又在电话里嘱咐了叶子几句后,挂掉了手机,专心致志地开始干何晓桦。

    “我们在一起只有两天的时间了。”

    何晓桦搂着我的肩膀,呻吟着说:“这几天被你干的,我都快有些离不开你了。以后我还可以再找你**吗?”

    我急忙赌咒发誓说“没问题”又安慰地去跟何晓桦接吻。

    何晓桦在听了我的电话,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天后,变得格外激动,在我身下拚命扭动着身子,想尽一切办法来迎合我的奸淫,弄得我舒服极了。

    很快何晓桦就闷哼一声,**泄了身子。

    这次她达到**后没再急着把我赶走,而是继续承受着我的冲击。

    五分钟后,她突然浑身抽搐,两条腿紧紧地绷直,居然再次达到了**。

    就在这时,我也马眼一松,在何晓桦身体里射出了自己宝贵的**。

    说实话,经过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我对何晓桦也产生了很不一般的感情。

    如果没有叶子,我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爱上何晓桦。

    所以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没在跟何晓桦整天窝在家里**,而是像一对恋人一样,陪着何晓桦在深圳的大街小巷里乱晃,牵着手、勾着肩,惹得很多人频频回眸,用目光向我俩传递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心思。

    为了迎合何晓桦暴露的嗜好,我带她逛街的时候都不让她穿内裤、戴乳罩,基本都是真空出场,挤公车的时候没少被机车色狼吃豆腐。

    逍遥的日子很快过去。

    第二天凌晨我接到朱子豪那老流氓的电话,那厮在电话那头有气无力地对我说:“上午七点半,宝安机场见。收拾好晓桦的东西,我们直接返程。”

    我在电话里骂他说:“怎么了,有气无力的样子,得艾滋了?”

    朱子豪长叹一口气说:“唉,多情自古伤离别,跟美人分手在即,当然无限伤感。”

    接着电话里传来叶子娇嗔的声音,还有朱子豪的一声哀嚎,估计是吃了叶子一记化骨绵掌,听得我在这边直乐,说:“得了吧您。要不咱换换?我还舍不得晓桦呢。”

    朱子豪在那边精神大振,得瑟着说:“唉,这事儿可以商量。要不……”

    气得何晓桦夺过我的电话发出河东狮吼,骂道:“朱子豪你这王八蛋,你要把你老婆送人了是吧?玩腻了是吧?别人的老婆干起来更爽,**得更舒服是吧?”

    吓得朱子豪在电话那头连连告饶,连声撒谎说:“说啥呢亲爱的老婆,你看你老公翩翩君子一个,哪儿能像您说的那么牲口?声明一点,这次我跟弟妹之间是绝对清白的,没发生过**关系,天日可表。”

    气得何晓桦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刁声恶气地骂:“朱子豪你去死。告诉你,我可跟你朋友发生**关系了,身上每一个洞都被他灌满了**,干得我舒服极了。”

    吓得我急忙抢过手机,撒谎表白说:“豪哥,你可别听晓桦瞎说,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一切天日可表。”

    朱子豪在那头坚定地表示不信,说:“去你的清白。你小子那牲口样儿还能清白的了?晓桦也是一勾搭就劈腿的主儿,你俩在一起肯定早就**了,对不对?”

    又神神秘秘地问我:“学艺术的美女,干起来爽吧?感觉不一样吧?”

    我咂吧咂吧嘴说:“嗯,确实不一样。”

    结果惹得朱子豪在电话那头精神抖擞,无限得瑟地说:“看看,看看,被哥一诱供,立马就招了吧?说说,这几天你是怎么干你嫂子的?趴在你嫂子身上射了几次**?”

    我一个不慎被朱子豪诱出真相,懊恼地拍了何晓桦大腿一巴掌,气急败坏地说:“你少来。我跟何晓桦上床了怎么着,这几天你也没少干叶子。嘿嘿,叶子都跟我说了,你别抵赖。”

    顿时把那小子吓得不轻,在电话那头告饶说:“好哥哥唉,你小点儿声,这事儿可不能让晓桦知道。那是头母老虎,醋味大着呢,一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哥哥苦啊……”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说:“你拉倒吧。你那德行,晓桦早知道了。回家后好好表现,争取将功折罪吧。”

    说着挂了电话,看了眼时间,距离俩人飞抵深圳还有两个多小时,估计这电话是他们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打来的。

    我跟何晓桦对望一眼,目光中饱含无限深情和惆怅。

    我们很有默契地扒光了自己的衣服,赤条条搂在了一起。

    这次我俩干得都格外投入、格外动情,半个小时内何晓桦**了三次。

    最后在我射**的时候,何晓桦用哭泣一样的声音说:“好哥哥,你还没干过我屁眼吧?把你东东插进去,在我屁眼里射**吧。”

    我听得心头一荡,急忙从何晓桦洞洞里往外拔东东。

    结果最终还是没忍住,把一泡又浓又稠的**射到了何晓桦挺翘的屁股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情人如潮》,方便以后阅读情人如潮276.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和晓叶的情缘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情人如潮276.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和晓叶的情缘18并对情人如潮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